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14~16

• 么么哒我来啦 @鱼叶 ,那边叶蓝这边喻黄,不过貌似她已经把我这段剧透掉了(手黄再

• 双花独立成篇哒番外→ 乐乐生日快乐(*/ω\*)

 

 

 

12~13.<<

 

14.

附近的店家早早地就挂上了圣诞花圈,黄少天还帮一家饰品店用喷雪在窗玻璃上鬼画符般地写了句Merry Christmas,连带着撞翻了他们那棵巨大的圣诞树,以至于最后树上一堆彩球和袜子都是黄少天的手笔。

虽然他清楚从家里去到喻文州的学院不需要太久,但这天他还是比预定时间更早地从家里出发了。

说不定刚下楼就会遇见邻居大爷,谈起天来上了兴致就会聊上好久。在去公交车站的途中也有可能不小心一脚踩进水沟,或者意外地对沿路的店家做出难以挽回的事情。而公交车就更容易出事了,等很久都不来,或是好容易来了一班人多得根本上不去,这都太容易误事了。

当然,这些事情最终都没有发生,所以黄少天提前了两个小时就站在了学院门口。

这次他没有接收到门卫大叔的怀疑目光,这让他准备朝大叔投去第三个诡异笑容的计划泡了汤,不过大叔这次的眼神看上去十分欣慰的原因是那张双人背影的照片疯传整个校园的事,黄少天就不知道了。

RY音乐学院的圣诞元旦晚会暨迎新的学生汇报演出,邀请了所有学生及老师的家属,是历年的传统。

此时距离晚会开始还有段时间,聚集而来的人并不是太多,黄少天轻快地在校园里游荡。

标志性的钟塔矗立在图书馆之上,旁边便是举办晚会的大礼堂。图书馆原本是需要刷学生卡才能进入,在这天也完全开放,黄少天原本准备在图书馆暖暖地窝一会儿,结果看到一旁礼堂那被关得紧紧的门,他不禁有些心痒。

他绕着建筑转了大半圈,从另一边的玻璃门里走了进去。

不时有学生带着化了一半的妆急匆匆地跑过,还有学生抱着一大堆衣服路都看不见地直接往前冲,黄少天就这么瞅着学生进进出出,摸进了礼堂的侧门。

侧门开在舞台附近,黄少天刚走进去就差点被迎面奔来的学生撞个正着,那个学生见差点撞了人,忙不迭地道歉,头也不抬地就继续往外冲。

黄少天见这仗势禁不住地咂舌,边在心里吐槽边准备溜进后台。谁知刚一撩开那厚重的帷幕,就又有一人被推了出来,踉跄了一下还是不轻不重地在黄少天身上碰了碰,堪堪站稳了脚跟。

黄少天一句“今天我怎么那么霉老要被人撞啊”正要出口,就见面前这人一身薄薄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敞开了领口,袖口挽起露出一大截手腕,额角也沾着细细的汗珠,浑身带着因为大量活动而浓郁起来的信息素味道,嘴角还带着黄少天熟悉的弧度——这不是昨晚那个在他床上跟他翻来覆去滚了半个晚上的人还能是谁?

“我去这什么情况?后台被外星人占领了?外星人看你身型太纤细不够他们做实验所以把你丢出来了?”黄少天从包里掏出一包抑制剂和一瓶水丢给喻文州。

喻文州的笑容里带上了一丝无奈,他就着水吃了抑制剂,又猛灌了两大口水,才开口道:“我被赶出来了……他们嫌我动作慢,我都说了不用急慢慢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还有人敢赶我们喻老师!让我来瞧瞧是哪位同学这么有气势。”黄少天大笑着探头往后台望,便见蓝河拿着化妆盒给乖乖坐着的学生化妆,身后排着一长串等着化妆的队,还时不时地转头指示其他学生这个那个。

黄少天满脸惊奇地转回头来,看向喻文州的眼神不禁带上了怜悯:“果然这孩子就是有前途。不过这么多人空调还开这么热,他一个omega没问题吧?”

 “应该是不要紧的,空调热风掺着抑制剂的,而且他也随身带着抑制剂,没事的。” 喻文州又喝了口水,“你怎么来这么早?”

“这不是听说你们学院这晚会迟到就不让进吗,早早地就从家里出发啦,反正来早了也能在校园里逛逛。”

喻文州点点头,作势就要往外走,被黄少天一把拉住:“你做啥呢做啥呢?穿成这样还出了身汗就准备出去?你当外面跟礼堂里一样开了空调?”

“也是。”喻文州应了声,准备回头去拿外套,却在撩起帷幕的时候顿住了。后台那一片混乱的,估计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你就乖乖在这里呆着呗!”

“学生们都忙成这样,我坐在这里无所事事总归不大好……”

黄少天换上了一副嘲笑的表情,不过在看到喻文州挑了挑眉,嘴边的笑容变得更加和煦之前,他果断转移了话题:“等等,你不是跟我说待会儿你也是要上台的?不用换个好看点的衣服什么的?我看刚刚那些学生抱着的衣服都好华丽啊……”

“要表演的是学生,我就在旁边伴个奏,穿那么华丽做什么?”说着喻文州伸手又擦了擦额头的汗。

黄少天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很热?”

喻文州瞥了黄少天一眼,话都不想说了,他不是真热难道还假热?

然后他看到黄少天两只手搓了搓羽绒服的衣角,又捏着领口闻了闻,似乎是犹豫了好几下,才下定决心崩开了扣子,说:“我把衣服借你,去洗个脸然后到旁边图书馆坐坐?”

喻文州有些不太懂他为什么借自己件衣服都能纠结这么久,点点头接过衣服,穿上之后才明白过来——这衣服上沾着的味道他可再熟悉不过了,而且很浓,显然已经穿了很久了。

他拢了拢衣服,拉过黄少天的手。

“那走吧?”

 

 

 

15.

说是要去图书馆坐一会儿,但黄少天显然不是能在这么个安静的环境下坐得住的人,于是喻文州领着黄少天逛遍了学院里的6个食堂。

离晚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喻文州还与黄少天享受着自助餐——各项菜色应有尽有,八国联军的那种。

即便黄少天对美食心有留恋,但晚会不等人,他焦急地看着仍旧慢悠悠吃着蔬菜沙拉的喻文州,恨不能直接把蔬菜盆往他嘴里塞。

“别急,还有会儿呢,晚会没开始门是不会关的。”

黄少天不应声,用吸管把喝完饮料的空杯子吸得咕咕响。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又瞧了瞧沙拉,遗憾地放下了叉子,然后就被立刻跳起来的黄少天一把拉走了。

两人在礼堂门口分开,一个绕路从小门直接去了后台,一个拿着票根从大门进了礼堂。

黄少天踏进礼堂之后就开始找自己的位子,兜兜转了一会儿愣是没找见,他四处张望着,眼角余光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于是一声响亮的呼声在充斥着悉索细语的礼堂内响起:“小蓝河!”

正跟大春说话的蓝河听到这声呼喊也是一呆,转头便见黄少天甩着手奔了过来。

“噢!黄少你来啦!”

黄少天朝蓝河身边的同学帅气地打了个招呼,回答蓝河:“早到啦!刚去吃了顿晚饭才现在入场,你们喻老师的速度你也是懂的……说起来刚刚我还看到你嫌他动作慢把他赶出来了哈哈哈!”

原本蓝河当时也是忙昏了才把喻文州推了出去,冷静下来之后想起自己对老师做了那么失礼的事差点又昏过去,想出去把老师找回来却怎么也不见人,现在又被黄少天提起,自然是一阵羞愧。“那个时候实在太忙了……”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他没有生气!你也是辛苦了,这么大个活动要弄起来也是蛮累的,辛苦啦辛苦啦!”

收到偶像激励×1,蓝河顿时精神一振。

“不辛苦不辛苦!那个……黄少!待会儿喻老师的合唱!其实我也参加的!”

“哦哦我知道我知道,放心我不会看到一半溜的啦,今天我已经跟叶不羞请过假了,我会好好——从头看到尾的,好好表现啊我看着呢!”黄少天一把拍上蓝河的肩。

“嗯!!!”蓝河脸都红了,“不过黄少……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是快点坐回位子吧?”

“哦对了差点忘了,其实我是找不到位子了……”黄少天挠挠头,拿着自己的票根指给蓝河看,“我找了半天根本没看到B排啊!全都是数字排连个字母排都没有这不逗我呢吗?”

“不是的黄少,B排在上面……”

黄少天顺着蓝河的视线看去,果然看见还有第二层。

“原来你们这礼堂还是双层的!还要爬个楼梯!好吧那我去了,你加油哦!”说着就朝蓝河摆摆手,转身跑了出去。

大春正疑惑着准备问蓝河那是谁,就见蓝河一脸红光地转回了头来,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满眼激动,话就这么噎了回去。

 

 

黄少天爬上二楼的时候,礼堂内的大灯就已经关了,细碎的交谈声也渐渐安静了。

他加快脚步循着票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准备跟坐在身边的人打打招呼,却发现两边都没有人坐。他正郁闷着,墙上嵌着的小灯也悉数关了,礼堂里彻底暗了下来。

两位主持人走上台,开始所有演出例行的开篇致词。黄少天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从他的位置隐约能够看清模样,但他并不在意主持人长什么样穿了什么。

男生的声音实在不够听,音调太高还稍微带着点哑音,跟喻文州那干净的声线简直没法比。女生的还不错,声音清亮有力,应该是声乐系的吧?不过文州声音太温润了不太适合做主持,他以前一定做过优秀学生代表讲话。

黄少天就这么漫无边际地想着,直到两位主持人请出了第一位表演者。

喻文州没告诉他自己的合唱排在第几位,黄少天进场的时候也没瞧见节目单,只能坐在位子上耐心地等着。

从小提琴独奏到钢琴四手联弹,从歌曲串烧到民舞,黄少天除了对学院里的乐器配置大为赞赏,也就对姑娘们长长的水袖表示出了兴趣。

结果等到节目中段的活动环节,黄少天都没瞧见喻文州的一个影儿。

他不就是来看喻文州的吗,就算只是个合唱的伴奏,也是好看的呀。

黄少天彻底瘫在了位子上,也幸亏左右都没人,没人看见他这副样子。他向来起得晚,这时候处在昏暗的环境下也没有丝毫睡意,不过他也不敢睡,怕一醒来晚会就结束了。

“这位观众的愿望……呃这么小的一张票都写得满满的,看来真的是很殷切啊!我来看看到底写了什么……嗯,希望能唱歌唱到自己再也唱不动,送给喜欢的人满满一整个硬盘的情歌。”

黄少天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这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看来是个处于热恋中的人呢……不过还没有完呢!这位观众还说,呃……想和喜欢的人一起吃一辈子的凤爪泡一辈子的脚?。”

听着礼堂内久久不息的笑声,黄少天把脸埋进手掌里。丢脸丢大发了。

喻文州把票给他的时候,是说过可以把愿望写在票上,晚会中会有把抽中的票上的愿望念出来的活动。所以他就写了,他想那么多的人自己不会运气那么好的,结果……

喻文州一定听到了!整个礼堂的人都听到了!他没有在票上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的大名真是太好了……

黄少天生无可恋地再次瘫坐在了位子上。

但是他很快就又坐直了,因为他看见陆陆续续走出来的学生之后,跟着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

喻文州就如同他自己说的那般穿得相当随意,方才黄少天见过的那件白衬衫和西裤之外,再没有别的修饰。

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知道喻文州一定又带着一如往常的淡淡笑意。

喻文州指尖夹着的乐谱自他坐上琴凳、将它往琴上摆开之后便似乎失去了用处,他摁了一个和音,朝指挥点了点头,便行云流水般地甩动手指,引领着学生们的歌声朝向一个又一个音调。

他再没抬眼看过那几张谱子,只是垂眼注视着自己也许速度并不很快但韵律节奏完美的手。

一位学生清澈亮丽的声音响了起来,黄少天记得这个声音,是蓝河的领唱。处理得相当出色的大幅度音调跨越,伴上清晰的咬字,明亮自信的歌声与柔和的伴奏回荡在礼堂里。

饱满的音符、和谐的和声、恰到好处的长音,相辅相成地将整首歌推向句点的高音。

 

 

 

16.

黄少天调整了一下坐姿,淡定地坐在位子上看着接下去的表演。

过了一会儿,一个模糊的黑影从楼梯上走了上来,不出意料地坐在了黄少天身边的位置上。

黄少天眼睛往旁边一瞟,开口道:“哎,你这人怎么乱坐呢?这里有人的有人的。”

“嗯,有人的,现在人来了。”

黄少天一脸狐疑地看了一眼喻文州,说:“这本来就是你的位子?我说怎么没人来呢……那我左边这个呢?”

“没人的。”

“哦……你怎么又满头汗了?”黄少天从包里掏出又一瓶水递给喻文州。对于黄少天来说,水可是出门必备品。

“后台热啊,台上也热,灯打得眼睛都花了。”

“等等,所以你拿着乐谱上台结果整场演出都没看不是在摆样子?其实是因为眼花了看不清谱子?”黄少天见鬼般地瞧着依旧笑眯眯的喻文州,“被台下那些姑娘们知道了一定很幻灭。我刚刚都听到有人在叫那个伴奏的好有型了,还有人自豪地说那是喻文州,一副她知道你是谁很了不起的样子。”

喻文州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条手帕擦着汗,接着黄少天的话说道:“就是啊,要是她们知道说要跟喜欢的人泡一辈子脚的人就是喻文州的omega,一定会很幻灭的。”

黄少天立马转头聚精会神地盯着舞台看。

 

 

剩下的演出,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边评价一边看——当然大多数都是黄少天在评价喻文州说“嗯”,天知道黄少天憋了半场有话说没人听有多难受——倒是看得认真了不少,整个晚会就在学生们的谢幕中圆满结束了。

黄少天跟着人潮走出礼堂的时候,想起了辛苦了一整天的蓝河,对喻文州说:“小蓝今天那么辛苦,要不咱捎上他一起去吃点?”

喻文州想到了今天其实也收到了票的叶某人,便回答说:“会有人捎他的。”

虽然黄少天有些怀疑,看喻文州笑得一脸淡定,更加怀疑了,但是他还是决定心怀仁慈地相信他,于是他说:“那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

喻文州又想到了叶某人叼着棒棒糖的那张嘲讽脸,回答道:“不用了吧,他作善后工作很忙的,又会被赶出来的。”

黄少天想,这主语省略得真是太有水平了。

“现在食堂应该还有夜宵,你准备去食堂接着吃呢?还是到后面小吃一条街去看看?”

既然喻文州打定主意要对蓝河采取放养政策,黄少天也没办法,他在心底为小蓝祈祷了一下,就欢天喜地地跟着喻文州去撸串了。

大约是每个学校附近都会有这样的小吃摊,在夜里挂着黄澄澄的灯泡,黄少天一走近,还没看清那一个一个摊子卖的都是些什么,就闻到了扑天的烤肉香。原本被食堂丰富的菜色喂饱了肚子的黄少天,顿时馋虫又被勾了出来。

“我其实不常来,都听学生说有什么什么好吃,似乎最近来了个新的凉皮摊……”喻文州正说着,却发现身边的人一直没出声,转头一看,便见黄少天已凑到最近的肉串摊,大手一挥买了一堆羊肉串里脊肉鸡翅。

黄少天十分豪气地塞了一个放满肉串的纸袋子给喻文州,说:“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新来的凉皮摊?哪儿呢哪儿呢?吃吃吃!”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捧着纸袋,烤肉的香味确实很勾引人,但是他吃不下那么多的啊……

于是他就一根一根慢慢地啃着羊肉串,看黄少天一路从羊肉串吃到章鱼烧,从凉皮吃到云吞,从炸薯条吃到烤鱿鱼,就是在人家问他要不要加辣的时候理智地拒绝了。

等黄少天扫荡完半条街,掏了包餐巾纸出来擦满嘴的油,拍了拍肚皮满足地舒了口气时,喻文州也终于把手上的纸袋子丢进了垃圾箱。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战斗力进行了大肆嘲笑,然后拿了张纸帮他擦嘴,擦了一会儿,盯着那姣好的唇形没忍住,又凑上去啃,一嘴的烤肉味。

两人各买了杯奶绿就牵着小手晃悠悠地回家了,却不知学校论坛八卦区上的《晚会后小吃街惊现喻老师和(疑似)他家小O》的直播贴已被版主加精。

 

 

 

 

 

TBC.

>>17~19.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40)
  1. 鱼叶AIKO 转载了此文字
    OvO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