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喻黄】论花式花痴泡到男神的可行性

哈哈哈哈哈哈哈昨天真是惊到我啦,没想到居然会有姑娘特地提到我,非常非常受宠若惊了!!还特地撸了一个小短篇,真是……说不出话!谢谢(*/ω\*)!!!

空潭:

这篇送给 @AIKO 太太,顺便大喊一声这奏是!缘分啊!


双作者设定,一个知乎体大家随便吃吃就好~


感谢流萤赏的名字2333,给你个么么哒^3^


希望大家阅读愉快XD


=========================


热门内容,来自:生活


在网络上遇见的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结果怎么样了?



夜雨声烦 9.6K赞同...

全文链接
 

哎呀现在的小可爱

就挂个这事儿都要跳出来说圈管,怕是没经历过年度大戏ycjs(加菲摇头.gif)


再说句一直想说的,凹还要打单西皮tag的都麻利点儿滚蛋,蹭热度的姿势好看点嘛?

全文链接
 

我真是,服气了。

 
 
 

作为一个非洲大阴阳师今天终于出了玩这个游戏以来的第一个SSR,心情超好地翻起tag,就看到这恶心玩意。

 
 
 

哦,你的茨木是猜拳童子是你垃圾,出个SSR还那么嫌弃,还硬要蹭个tag让别人看到,这什么心态,唉虽然我不想要但还是想晒顺便求个碎片嘛。有多少想要茨木求不得的妹子看着这个tag,这样的话说出来太让人生厌。

 
 
 

那些抽到酒茨发一条说太好啦终于出啦什么的,人生圆满啦什么的,看到了只想说恭喜,而这种,只想让人往死里怼

 
 
 

不想要就全去反魂了呀,还非要占个tag隔应人,对所有抽到酒茨还说别来了呀不想要你占tag碍人视线的,我只想说,剪你他爸个吊有多远滚多远。

 
 
 


 
 
 

对并不想看到这种撕的妹子说声抱歉,污染了你们的眼睛。

 
 
 


 
 
 

最后,听说现在撕人的规矩是上面板,虽然并不是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但是我一手养大的他们,一个斗鸡闯天下,一个探索带孩子,对他们的爱是我现在依旧肝着这个游戏的动力,我爱他们。

 
 
 

之前微博上看到一个条漫,大致主题是,虽然我是个没用的阴阳师,但依旧感谢你们的眷顾。

 
 
 

全文链接
 

 @夏逅成歌 

我………………前天晚上躺在床上看了文但是手机没办法圈人就打算昨天爬上电脑写的…………结果我就…………忘了………………………………打我吧

不过并不是长评啦你不要期待……………………(喂

主要是想说,前天下午刚看了河濑之前的新刊,就是这本,本子名字是即使过了会做梦的年纪

也是年末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跨年,美雪大四荣酱大三,美雪已经决定毕业之后进职棒。

虽然前途一片光明但美雪各种怀念过去,觉得随着时间的流逝高中的那段时间越来越遥远,而荣酱却还跟那个时候一样,笑容跟温度都没有变,一直在自己身边,“明明一成不变的事物是不存在的”什么的,“他的手好暖和”什么的看着...

全文链接
 

未解决情欲【三日鹤】

随便写写,其实根本就是从头到尾都在谈恋爱(´・ω・`)

万一哪里看着不舒服(虐狗)及时红叉(。・∀・)ノ゙


放了好几天了怎么突然被屏蔽了......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啊!(/doge

全文转成图片也不行,无奈丢个子博,密码三日鹤罗马音

 lof你跟我说这算肉?


谢谢大家的喜欢~!!!

全文链接
 

宵月【三日鹤】

我终于对爷鹤下手了哈-哈-哈(ntm


短,有私设,我流本丸_(:3J∠)_


离家出走多年的文艺细胞爆炸了,不适及时红叉?



三日月宗近在床榻上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周身的空气莫名透着寒意,让他下意识地用被褥将自己裹紧了些。


难得想在温暖的被子里多躺一会儿,却注意到屋外没有声音——以往陪伴自己睁开眼睛的精力充沛的短刀们笑闹的声音——本丸过于安静了。


这让三日月宗近这个老头子怎么舒舒服服地睡下去。


他起身披了件衣服,刚推开门,就被一片灿白晃花了眼。他勉强将眼睛眯开一条缝,就见一朵雪花慢悠悠地在他眼前落下。...

全文链接
 

意料之外【喻黄】(FIN.)

被基友催了命......上次那个情理之中的伪后续><

关于两个人吵了个架的故事

圈下亲爱的 @鱼叶 (ღ′◡‵)


喻文州放下笔,长舒了一口气。他扭了扭脖子,用手敲了敲后颈,身体往后靠在转椅的椅背上,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一时间房间里静默了下来,失去了纸张翻动的窸窣声,只能听到秒针转动时的滴答声在不断机械地重复。

喻文州睁开眼,觉得有些不习惯。

他侧头看了眼挂钟,强迫自己从柔软的转椅上站起来,拿了换洗衣物走进浴室。

他没有洗太久,即使是一天的疲惫过后的热水澡,他也没办法好好...

全文链接
 

半夏时光【喻黄】(FIN.)

之前微博上看到的新闻,觉得超级超级感动,试着写了写=w=

圈圈亲爱的 @鱼叶 


街头有棵很高的大橡树,风吹过来,圆齿般的叶子就一片倚着一片晃动起来,簌簌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这棵巨大的橡树下,有一间被庇护在树叶阴影下的画室,喻文州经常能看到孩子们拿着画板围成一圈,像模像样地对着中央的石膏练习素描。一群十来岁的孩子难得安静下来画张画,一时间画室里只有铅笔在铅画纸上慢慢勾画的声音。

而在画室一角,有人找了个桌子随意地倚靠着,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他身上打下斑驳的光影。他一手支着画板,一手握着笔...

全文链接
 

情理之中【喻黄】(FIN.)

就是一个关于直掰弯的故事

我们文州总算直了一次(x

圈一下亲爱的 @鱼叶  (*╯3╰) 


“我勒个……”

黄少天收拾粉笔盒的手僵在半空。

他隔着一个教室的距离,隔着学生们悉悉索索的闲言细语,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教室后门走进。早在位子上坐好的教研员朝他招招手,他便稍稍弯腰与教研员交谈。

可惜被黄少天遏制在喉咙里的粗口还是被坐在讲台前的学生听到了,女生撑着脑袋看着他,笑嘻嘻地摇头:“黄老师,说脏话是不好的哦。”

黄少天眨了眨眼,找回自己的呼...

全文链接
 

暖语【喻黄】17~19

•也是隔了好久...... @鱼叶 那边叶蓝这里喻黄

•总算见家长啦=w=


14~16.<<


17.

“嗯……当然,我哪年过年不回去的?”

喻文州将话筒夹在耳朵和肩窝间,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全身镜,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领子。

大概是听到了布料摩擦的声音,电话那边的人语气紧张地问:“你在换衣服?这么晚了你要出去?”

喻文州整理衣服的动作顿了顿,失笑:“妈,我跟人家出去跨年啊。”

那边依旧不放过他,一句“和谁去?A还是B还是O?男的女的?”都在嘴边了还咽回去,非拐着弯儿地问:“你都有可以一起跨年

全文链接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