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胡言乱语【喻黄】#2

2天(ღ′◡‵)

 

 

 

#3<<

 

今天是团子大的鲛人文州和人类骚年少天(ღ′◡‵)

 

#2

“少天,别鬼鬼祟祟的,我看到你了。怎么这么晚回来?来让我瞧瞧……”

黄少天无奈,跑到母亲身前,把手负在背后乖乖地给母亲看。

“又玩儿了一身汗,你念书有玩儿的半分劲就好了。快去洗洗,早些睡吧。”

“知道啦知道啦,娘也快休息吧!”黄少天说着便已跑了老远,瞥见母亲已回身进了屋,便加快脚步跑回了自己屋子。

他点了灯,才扯开领口,小心翼翼地把躲在自己衣服里的人捧出来。

“文州,文州?衣服里边是不是很闷?你要不要紧啊?”

喻文州让黄少天把自己放到桌上:“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方才吓坏我了,母亲的手好几次往我衣领上放,差一点就要被发现了!”

“不会,我藏得很好,不会被发现的。”喻文州细声细气地说着,却见黄少天伸了根手指,戳起了自己的脸颊。喻文州现在本就只有一个手掌大小,被这么一戳,整张脸都皱起来了,他抬手托住黄少天的手指,尾巴也扑腾了起来:“少天,别弄。”

“啊,对不起对不起!你这个样子比原来更可爱了,忍不住就……”黄少天挠挠脑袋,收回了手指,“你什么时候变回来?”

“那要看少天什么时候能给我找到件衣服了。”

“噢!也是!你等等!”黄少天一拍脑袋,立马回身扑进衣柜里,“我给你找找我小时候的衣服吧!我娘以前给我做过好多衣服!虽然可能还是会有点大……”

“不打紧,能穿上就好。”喻文州趴在桌子上,看着黄少天翻箱倒柜,尾巴时不时地晃动两下。

半个时辰后,黄少天终于举着一件月白色的衣裳回到喻文州身前,邀功似地看着喻文州:“因为我贪玩,白色的衣服很快就会弄脏,很少穿,所以看上去还是崭新崭新的呢!”

“嗯,谢谢少天,不过我觉得……我差不多需要水了……”

 

 

黄少天是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上遇见的喻文州。

那个时候他看喻文州抱着腿一个人坐在礁石上,五六岁的样子,小小的一只,还以为是跟父母走散了,准备过去陪陪他。

直到喻文州转过头来,他清晰地看见一滴眼泪从喻文州的眼中流出,化作珍珠顺着那张小小的脸上滑落进衣领。

那天黄少天得知了喻文州父母终是未能躲过海中天敌的侵犯,使五六岁的孩子孤身一人望着再也回不去的大海,然后孩子哭了满怀的珍珠送给黄少天。

小孩红着一双碧蓝碧蓝的眼睛跟黄少天说,他不是五岁,他已经八岁了。见黄少天不相信,又煞有介事地说,他们只是身体生长得慢,看起来比较小而已。

黄少天自那以后就没见过喻文州哭,他想这也挺好,喻文州哭起来抿着嘴一点声儿都没有,看着心疼。

小时候的喻文州还经常跟在他身后“少天哥哥,少天哥哥”地唤,声音轻轻的细细的,跑得急了,本就还没用惯的脚一没踩稳,就脸朝地地往下栽。不等黄少天急急来搀,他就自己爬起来,对着黄少天一个劲儿地笑,笑得黄少天心都化了。

 

 

黄少天半张脸浸在水里,看着巴掌大的喻文州甩着尾巴舒舒服服地水中晃荡,想想这都四五年过去了,喻文州还是五六岁的样子,肉肉得像个团子一样,心里遗憾,一声叹息就从嘴里滑了出来。

喻文州游过来,问他怎么了。

他扁扁嘴,说他大概一辈子也见不着文州你长大的样子了。

喻文州眨眨眼,说:“我既然已有能力变小,自然也能变大。少天,你想看几岁的我?”

“你怎不早说!我想看,嗯,跟我一般大的,或是比我大的!你可千万别变个放大版的团子来诓我!”

喻文州低眉轻笑,不理他。

黄少天无知觉间忘记了呼吸,他瞪大了眼,于一片薄雾中,看见了属于十六七岁少年的青涩脸庞,与一双熟悉的含着温润笑意的碧蓝眼眸。

 

 

 

 

 

FIN.(?)

>>#1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