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意料之外【喻黄】(FIN.)

被基友催了命......上次那个情理之中的伪后续><

关于两个人吵了个架的故事

圈下亲爱的 @鱼叶 (ღ′◡‵)

 

 

 

 

 

喻文州放下笔,长舒了一口气。他扭了扭脖子,用手敲了敲后颈,身体往后靠在转椅的椅背上,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一时间房间里静默了下来,失去了纸张翻动的窸窣声,只能听到秒针转动时的滴答声在不断机械地重复。

喻文州睁开眼,觉得有些不习惯。

他侧头看了眼挂钟,强迫自己从柔软的转椅上站起来,拿了换洗衣物走进浴室。

他没有洗太久,即使是一天的疲惫过后的热水澡,他也没办法好好放松去享受。

心里有事放不下,总是这样的。

喻文州浑身冒着热气走出来,手上拿着干毛巾正准备往头上盖,就听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催命般地响了起来,响亮清澈的铃声穿透耳膜,愣是在不算太大的房间里营造出了余音绕梁的效果。

来了。

喻文州又看了眼挂钟。

也不知道黄少天到底是如何每天都算得这么准,掐着自己做完工作洗完澡出来的点,莫不是在家里装了摄像头?

喻文州拿起手机,接通电话,一个音节都没发出,就听对面黄少天冷冰冰的声音顺着电波兹拉兹拉地传了过来。

“喻文州,关于我们昨天没说完的话题,我们继续谈谈吧。”

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了,为什么他还在生气?

“少天……”洗完澡后的嗓子有些沙哑,喻文州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道:“少天,虽然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

“你的意思是已经跟我没什么好谈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事实上喻文州已经连他们争论的到底是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难得地执着于自己的观点,两人争执不下,冷战了几天,然后黄少天拍拍屁股就跟着父母跑出去旅游了。

黄少天带的高三已经考完,成绩公布之前基本无事,他一声不吭说走就走,等喻文州回到家做了饭,对着一桌子饭菜再也端不住架子,拿出手机准备给黄少天打电话的时候,就收到了一条来自“少天❤”的短信——当然这个“❤”是黄少天给他加的——“我跟老爸老妈出去玩几天,等你冷静点我再回来”。

那天喻文州正为着学校合并的事焦头烂额,看到这条短信差点没把手机扔汤里。

之后,黄少天就以一天一次的频率给他打电话,不是跟他聊在新西兰的见闻,而是接着跟他理论。但是,黄少天又总会在他到睡觉时间的时候说上一句“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挂下电话。

喻文州实在不明白,黄少天到底是如何在两个人火气上头的临界点还记着时间挂电话的。

喻文州做了几次深呼吸,一句“晚安”刚要出口,便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轻浅的叹息,他马上屏住呼吸,捏着手机仔细听着。

紧随着叹息而来的,是和跟喻文州争论时截然不同的语气,柔和得仿佛与方才那冰冷的声音不是出自同一人之口。

黄少天说:“文州,我真没见过那么蓝的海。”

黄少天的声音轻轻的,在喻文州心口上敲了一下。

 

喻文州听懂了黄少天的话。

他在说,他想和他一起看那么蓝的海。

 

对于让喻文州心软,黄少天显然深谙此道,都不需要像往常一样噼里啪啦说一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偏是挑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那处戳,一戳一个准,让他什么办法都没有。

喻文州躺上床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明天黄少天再来这样一句,自己肯定就再也端不住了。

 

 

 

他们俩吵架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除去那些根本算不上事儿的小吵小闹,在喻文州记忆中印得最深的,就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的第一次吵架。

想起来的时候喻文州还有些哭笑不得,他们那值得纪念的第一次吵架,原因是黄少天不愿意跟他上床——好吧,其实是不愿意跟他同床睡,但事实上这是同一个问题——他在黄少天第四次洗完澡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客房时,忍无可忍地握着黄少天的手腕把他抵到门板上,黄少天瞪着一双眼睛像是要在他身上瞪出个窟窿,嘴里不停地叫着喻文州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是强奸我们来打架啊你个傻逼,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

两个男人的吵架,气血上涌发展成打架似乎是必然的。

他们喘着粗气放开对方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些红,一个靠着墙站着,一个瘫在地上。

但黄少天的神情仍然没有放松,他用力抿着嘴,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又垂下头,没辙一般地挠了挠头。

最后他开口说:“万一你不那么喜欢我,对我硬不起来怎么办?”

黄少天说得很轻,喻文州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皱着眉,有些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但是黄少天仍是垂着头,没有回他。

喻文州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脑中轰地炸开,一口气郁结在胸口不上不下,震得他几乎眼前发黑——他真的生气了。

他揪着黄少天的领子让他从地上站起来,紧紧盯着那双透着点委屈却又无比倔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在跟你试试,但试的不是能不能喜欢上你,而是能不能跟你在一起,能不能一起过日子,能不能走下去。”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黄少天,我喜欢你。我不需要试。”

 

 

在喻文州遇见黄少天之前的那么多年,他的人生总是四平八稳地走着规划好的路线,就算有一丁点儿的意外,也无法让他从这根独木桥上走歪哪怕一厘米。

但是在喻文州二十八岁的那年,他在自己任教的班级里遇见了黄少天。

然后他的人生轨迹开始产生偏差,一点一点扭向了他从未想象过的前方。

不过那个时候的喻文州根本注意到,他以为他还好好地走在他的独木桥上,殊不知,不是他从桥上走歪,而是桥本身在他与黄少天相遇的那一刻改变了方向。

要发现黄少天喜欢自己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情,少年的心思总在一个眼神一句话中表现无遗,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聪明好动又古灵精怪的小孩到底看上了自己什么。

喻文州总以为黄少天的这份喜欢很快就会从他身上转移,别说高中三年黄少天会遇到多少好女孩好男孩,就是毕业分手季,黄少天也有太大的可能就此放下。所以他笑着接过黄少天以各种理由打幌子送他的茶叶,笑着让黄少天醉翁之意不在酒地天天蹲在办公室,甚至是笑着跟他说,要是他考上L大就考虑他。

很多年后喻文州静坐在他在澳大利亚租的房子里,看着那个与当初黄少天送他的茶叶一模一样、已经空了的包装盒出了神时,想起了那天拿到录取通知书,兴冲冲跑到自己家的小孩,一瞬间黯淡死去的眼神。

他从沙发上猛地站起身,一时头晕目眩。

自此,黄少天就入驻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耀武扬威地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他还舍不得动,天天守着,稍稍晃一晃就能牵扯住他所有的心神。

后来喻文州也仔仔细细地回忆过高中那三年的事情,即便现在他能很大方地承认他喜欢黄少天,要让他说一百遍他也愿意,但那个时候,就算除却黄少天是他的学生这一点,他也是真的对黄少天没有感觉。

他想如果有哪怕一点点的感觉,他也不会放任黄少天夺门而出,就那样什么都没有说地走了。

只有当他发现一直喝着的茶叶没有了,再找代购也需要一段时间,而他已经无法忍受没有那种香气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有些潜移默化的东西已经渗透到他每一个细胞,再也摒弃不了了。

 

在喻文州曾经的规划中,他的未来里没有黄少天。

而当他将空掉的茶叶盒丢进垃圾桶,打包整理好行李,向学校递交辞呈,确认购买机票时,他已然将另一个人的感情、生活和他的一切勾画在了自己的人生中。

 

 

黄少天抱着喻文州,把下巴搁在喻文州肩上,听喻文州慢慢地、清晰地说那些他以为永远不可能听到的话,听他说高中那三年,听他说他们那个潦草离散的分别,听他说他在澳大利亚的那几年。

而这些话最终都只汇聚成一句,“而我现在如此爱你”。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吸了吸鼻子,知道黄少天不会再扑上来要跟他打架了,于是他在黄少天鼻子上咬了一口,抵着他的额头跟他开玩笑:“而且你看,你都说我准备强奸你了,怎么会对你硬不起来呢?”

然后他被黄少天笑着踹了一脚。

 

 

 

许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第二天喻文州就觉得没有黄少天的家变得格外冷清了起来。他开始无比想念黄少天大段大段的意见发表之间投向自己的闪闪烁烁的小眼神,还有那个总是充满活力的身体填满自己怀抱的感觉。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学校合并的事情终于谈妥,喻文州早早地吃了饭洗了澡,躺到床上等待黄少天的电话。

他想今天一定要跟黄少天好好地说清楚,让他不要再生气了,快点回来。要跟他说学会了新的菜式,等他回来吃,用好吃的引诱他。还要说他在想念他。

一直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就容易困,喻文州闭上眼睛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但是他心里惦记着黄少天的电话,很快又醒了过来。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还是没到黄少天打来电话的时间。

他看着手机屏幕发了会儿呆,突然睁大眼睛坐了起来。

谁说黄少天不打电话过来,他就不能打过去了?

前几日等电话等惯了,都忘了自己也是能打过去的了。

喻文州立刻划开屏幕,调出通话记录,刚要朝那个出现次数最多的名字点下去,却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新西兰与中国的时差是多少?五个小时?四个小时?

是早四个小时?还是晚四个小时?

现在那里的时间……是几点?

喻文州还坐在床边怔怔地想着,手机就响了起来。

黄少天的声音一下子就蹦了出来,已经听了那么多遍的声音,此刻却让喻文州心里酸酸地发疼,像丝线一样绕住心脏,却又滋生出细细密密的甜意:“喻文州,虽然前几天都没有得到结果,但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才是对的!这一点我不会让步!”

黄少天还在说着,喻文州边听边站起身,朝书房走去。

关于黄少天每天是如何掐点掐得这么准,他想了很久。以往他没有那么忙的时候,总是早早地洗了澡,躺到床头看书——当然,包括有时和黄少天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这和近两天的作息是不一样的,黄少天走的那天他才刚开始和人家谈事,又怎么会知道他现在忙成这样呢?

黄少天怎么会不知道,他当然能知道。

被放置在书桌上的小本子,那是喻文州用来记事的便携本,他早在一个月前就记下了这件事。黄少天突然跟着父母跑出去旅游,其实根本是因为不想让他们的冷战影响他的状态。

他轻抚着那本小本子,仿佛还能感受到另一个人的体温。

“少天……”

如同叹息一般的轻唤,温柔得仿佛是在倾诉爱语。两个字,一个名字,几乎掏空了他能拥有的所有感情。

黄少天向来受不住喻文州这样叫他,立刻收住了话头,一肚子编撰好的话吐不出来,只能憋出一句:“干嘛?”

“你在哪里?”

“啊?你说啥?我在新西兰跟老爸老妈旅游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跟你说过的话好歹也往心里去啊……等一下,你给我等一下。”黄少天听到听筒里传来点击鼠标的声音,突然之间福至心灵,明白了喻文州的意图,“喻文州,把你的眼睛从那个页面上移开,我后天就回去了,你别跑过来,我不会接你的。”一时昏头买机票往他这儿飞的事情,喻文州不是没干过。

“少天……”

喻文州声音柔柔的,像羽毛一样一遍一遍来回在黄少天心口上撩,黄少天的声音顿时软了下来:“……好啦,我现在就改签,明天就回去,行了吗?”

喻文州满意地笑了。

“那……明天见?”

“嗯,明天见,记得把到点的时间发给我,我去接你。快点去睡吧,晚安。”

 

黄少天那天发短信给他,说的是等他冷静点再回来,他看着总觉得有些好笑。

他已经太久没有体会到所谓不冷静的感觉了,最近的一次,估计还得是四年前他抛下在澳大利亚已然稳定下来的生活跑回来,只为看黄少天一眼。

他想他生活中出不了什么太出乎意料的岔子,不冷静这个词怎么会用来形容他。

但是他竟然根本没有想起来时差这件事,让黄少天为了解决他们之间产生的问题,配合他的时间,深更半夜还打电话给他。

他到底还是失去了冷静,否则怎么会忘记?

都是因为黄少天。

只有黄少天。

喻文州其实是在怕的,他一直觉得黄少天喜欢他喜欢得太用力了,万一喜欢有一个限度,一旦超过了,黄少天会不会就不喜欢他了,没谁规定黄少天只能喜欢他一个人啊。

四年前他回来的时候其实没有抱太大希望,都那么多年了,他还曾经那个样子拒绝过黄少天,说不定黄少天已经遇见爱他的人了,黄少天那么好,一定有人比自己更喜欢他。

但是黄少天仍然喜欢他。

黄少天依旧是当初的那个样子。

那个时候,当喻文州看到一个熟悉的脑袋在自己办公室外晃荡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心脏都停跳了。

喻文州整颗心就这么交代给他了。

 

 

 

第二天傍晚,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拖着箱子走出来,原本闪烁着期待的表情在看到自己的瞬间就不自然了起来。

他们其实还在吵架中啊,结果喻文州稍微放软了语气,他就毫无原则地跑了回来,多么薄弱的意志!

但是喻文州早就不把吵架这事放在心上了,不管是因为什么,一定都是微不足道的,无法对他们的感情影响半分。

现在喻文州看着因为别扭而脸颊泛红的黄少天,恨不能直接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就把人搂紧吻上去。

亲吻忍一忍还是能忍得住的,拥抱就忍不住了。

喻文州张开手臂,轻轻把这个他愿意用全部柔情来对待的人拥进怀里。

有人心里建设还没做好,不满意了:“做什么做什么!我们还在吵架!这里还那么多人……”

“不是和好了么?”

“什么时候和好的!我怎么不记得!喻文州我警告你啊,你这个喜欢自说自话的毛病真应该改改了。”

喻文州笑了,吐息之间的热气全留在黄少天耳边:“明明在度假,还天天记着半夜给我打电话来跟我吵架,也不嫌累?”

黄少天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轻得连近在咫尺的喻文州都差点没听清:“一天听不到你的声音,怪不习惯的。”

习惯了。都是习惯了。

习惯了一个人的热情,一个人的喜欢,和一个人在自己身边的温度,就再也戒不掉了。

 

“少天,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都快听腻了,你烦死了。”黄少天踹了他一脚。

 

 

 

 

 

FIN.

 

因为之前写了那么多少天对文州的感情,想想还是心疼,所以换个角度来写写文州

文州别瞎想,没人比你更喜欢少天了=w=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206)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