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12~13

• 感谢 @鱼叶 的无偿赞助,让自从寒假开始就卡文了的我有了打开文档的勇气

 

 

 

10~11.<<

 

12.

黄少天吹着泡泡跟在喻文州后面进了家门,脱下大衣解了围巾往椅背上一扔,一路上没闲着的嘴巴又抛出了一个问题:“我待会儿晚上去酒吧你跟我去吗?”

喻文州把两人的大衣挂好,想了想,说:“快到双蛋晚会了,临近期末也有些事情,等我忙完这一阵就去看你。”

黄少天一听就来了兴趣,他把糖吹得大到遮住半张脸,模模糊糊地说:“双蛋晚会?你们学院还有这玩意?什么时候啊?”

“往年都是圣诞节,今年不出意外应该不会改吧。”喻文州洗完手从浴室走出来,“你有兴趣?想来?”

“可以吗可以吗!你们这晚会是对外开放的吗?”

“理应不是,不过反正……”喻文州灌了壶水,“啪嗒”一声按下开关开始烧水,笑眯眯地继续,“你是教师家属嘛。”

黄少天已经熟门熟路地从书房晃悠了一圈出来,他点点头:“说得太有道理了根本不想反驳!”

他晃悠过客厅的大电视的时候,注意到了电视旁放着的小药瓶,他随手拿起来瞧了瞧:“这什么玩意儿?抑制剂?文州你放瓶抑制剂在这儿做什么?你易感期到了?”

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手里的小瓶子:“嗯……应该是这两天的。”

本来还没太在意的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的眼神也有些紧张起来了,问道:“怎么了?迟了?你觉得有问题?”

“嗯……也不是。”喻文州又看了一眼黄少天。

黄少天一看喻文州那样子顿时觉得明白了什么,他换上了一种已经看穿一切的眼神,说:“被我影响了?是吧是吧?你别不承认我早已看穿了一切!今天几号了?月头是吧?再过几天我发情期就到了,到时候你易感期是不是被我影响了就能看出来了!哈哈!生理这东西真是太神奇了!”

看黄少天那一脸得意,喻文州不禁笑了起来:“我哪有不承认了?再说了,我现在易感期还需要抑制剂?”

一片绯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黄少天的脸颊,但他嘴上怎肯服输:“那你把它放这儿干嘛?”说着还晃了晃那个小瓶。

“在犹豫要不要丢了它。”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接话,从黄少天手里拿过抑制剂,转身就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臣定不负重任,誓死完成任务。”黄少天笑嘻嘻地靠过去。

喻文州推开黄少天的脸,把黄少天想吹个泡泡黏自己一脸的企图扼杀在摇篮里,再顺手捏了一把他的脸蛋。

“哦对了,正好想起来件事。”

“嗯?什么事什么事?”黄少天跟着喻文州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喻文州拉开茶几的抽屉,摸索了几下,摸出了一把钥匙。

黄少天对着那钥匙看了几秒,又抬眼去看喻文州含笑的眼睛,撇撇嘴,从裤兜里也摸出了一把钥匙。

这下换成喻文州对着钥匙发愣,黄少天咧着嘴朝喻文州的唇亲去,终于如愿以偿地用泡泡糖黏了喻文州满嘴。

 

 

 

13.

喻文州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知道不对了。

从身体内部翻滚着涌上的模模糊糊的躁动,时不时地触碰每一处神经,让喻文州隐隐焦躁了起来。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找床头的抑制剂,手一摸空才想起来自己早把那东西给丢了。

他叹了口气,捋了一把头发,终于还是将手机捞了过来。

还没等他解锁,屏幕就自己亮了起来,来自黄少天的短信:

“SOS!!!!!!!!!!”

喻文州看着那一串几乎要冲出屏幕的感叹号笑出了声,方才焦躁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不过当他刷牙洗脸刮胡茬换了身衣服准备清清爽爽地跑去救人,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看到黄少天斜靠在门口墙壁上,摆了一个“约吗”的姿势,看他开门还朝他抛了个媚眼,就差没在嘴里叼枝玫瑰了。

喻文州深呼吸。

再深呼吸。

他把黄少天拉进屋子,“啪”地关上门,转过头看着黄少天:“你在发情,还从你家跑过来,中间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黄少天原本还嬉皮笑脸的,看到喻文州的脸色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大概玩脱了,他眼神飘忽了几下,最后也只能歪了歪头,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这不是没出什么事吗!而且我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才出来的,你闻闻你闻闻啊,我倒了好多抑制剂在身上根本什么都闻不出来!”

喻文州本来不想理他,要闻味道还需要凑到黄少天颈边?打开门的时候没闻到铺天盖地的信息素,他已经能想象黄少天又如何摧残抑制剂了。

奈何黄少天扯着他手臂不放,他只能象征性地动动鼻子闻了几下,然后说道:“嗯,是没什么味道,看来你确实一点事情都没有。”说罢便径自往屋里走去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那么干脆的背影呆了几秒。等等这个好像跟剧本不太一样?

他抬手闻了闻自己,隐隐约约能闻到一丝omega的甜香,但也就仅仅只有……一丝了。

他觉得有点囧。

但是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跟在喻文州后面冲进了他的卧室,于是一整个房间的alpha信息素扑了黄少天一头一脸。

噢,他觉得他很快就要有事情了。黄少天欣慰地想道。

“文州我错了我错了,下次我绝对不会这么干了,不,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我给你发了短信之后就在家里躺平了等你来!文州文州,文州……文州——”黄少天从背后挂在喻文州身上,脑袋在喻文州肩膀上晃来晃去。

喻文州丝毫不为所动,他研究房间里挂着的画研究得可认真了。

黄少天见这招对敌人无效,便改变战术,抬腿绕到喻文州前端,用脚不断揉着喻文州某个部位,姿势相当不雅。

“我有事啊!我怎么会没事呢!文州文州,你看我是不是味道变重了?”黄少天浑身都浸泡在alpha的信息素里,再加上本身就处在发情期的催化,抑制剂的作用正在逐渐减小。“而且其实你也有事吧?别想蒙我,我一进来就闻出来了!果然被我影响了哈哈哈!抑制剂上次还被你扔了,其实你也很不好受是吧是吧?”

喻文州一把抓住黄少天的脚踝,说道:“你以为alpha的易感期跟omega发情期一样?充其量也就是比平时容易冲动……”

“我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黄少天腿微一用力,轻轻松松就从喻文州手里解脱出来,然后一口啃在喻文州颈侧,“不就是比较容易被撩拨吗,说那么含蓄给谁听呢?”

 

 

在现实里遇到喻文州之后的第二个发情期中,黄少天体会到了处于易感期的alpha对发情中的omega的治愈效果,简直独家秘药亲测有效。

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身上一动都不想动,他扒拉住喻文州的脖子,深深地嗅了嗅——啊,好好闻好舒服啊。

“少天,好重。”

黄少天都能感受到喻文州说话时胸腔细微的震动,不过他一点都不准备挪窝,他趴得很惬意,不想动。

喻文州被压得动弹不得,他不得已又唤了声:“少天……”

“啊说起来,你浴室那大浴缸你刷过了吗?”黄少天突然想起了这茬。

“刷过了,你现在想泡?”

“噢我就知道文州最棒了!你办事!我放心!”黄少天麻利地蹦下了床,正准备往浴室跑,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看向在床上躺尸的喻文州,“既然你记得刷浴缸,那一定有买泡泡浴液吧?”

喻文州默默地叹了口气,有时他也想不那么了解黄少天的。

他翻身下床,套了条睡裤就朝浴室走去,开了浴霸之后,在黄少天期待的眼神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外形被做成鱼状的瓶子。

那边厢黄少天早已把浴缸的流水口塞好,看喻文州往出水口下方倒了浴液,便迫不及待地开了热水。

然后两个人就蹲在浴缸边,像小孩子一样眼巴巴地看着水流迅速地冲开了浴液,激起无数棉花般的泡沫。

等水蓄得差不多了,黄少天伸手探了下水温,倏地站起身就准备扑进去了。他一只脚都跨进浴缸了,还不忘回头望望喻文州。

喻文州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摆摆手:“你玩吧,待会儿水凉了记得及时出来。”

谁知道黄少天舒舒服服地往浴缸里一坐,还伸手一把揪住了喻文州的裤管:“一起来呗一起来呗,一个人玩不起来多没劲啊!”

喻文州看黄少天一副一旦拒绝了就要直接把自己裤子扯下来的架势,迫于淫威还是屈服了。

他跨进浴缸坐下,一口气还没舒完,迎面就被黄少天糊了一脸的泡泡。

喻文州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抓住了黄少天的脚。

浴室被他们整了一地的水,当然这其中有多少是他们玩泡泡溅出来的,有多少是黄少天又一波情潮来临两人在浴缸里来了一发溅出来的,这就不要深究了。

在泡泡浴里干了一炮也算是个新奇的体验了,黄少天在心里愉悦地记上了一笔。 

 

 

 

 

 

TBC.

>>14~16.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47)
  1. 鱼叶AIKO 转载了此文字
    你说你存稿那么多你怕什么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