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flowery【双花】

乐乐生日快乐啦(ღ′◡‵)

时光终许你繁花不败

 

ABO,暖语的双花番外,独立成篇

 

 

 

 

 

❀❀

正值午夜,本该是热闹非凡的酒吧内此时却一片寂静。吧内的氛围已然凝固,只有叶修夹在指尖的烟一缕一缕地散在空气中。

张佳乐站在台上,手里紧紧捏着自己的吉他,一双漂亮的眼睛死死瞪着台下的人。

他竭力遏制自己的情绪,开口道:“孙哲平,你最好给我一个好一点的理由,解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孙哲平仰起头看着这个数年未见的人。

张佳乐依旧是半长的头发扎在脑后,头发同从前一般长,应该是有用心在打理的。刘海应该是修剪过的,从前可是耷拉在脑门上向来不管的。耳垂上那颗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颜色的耳钉,刻意描绘过的眼线,还有那双透着诱人光泽的嘴唇。

一如从前般精致的人。

孙哲平摊手,指了指在一旁待命的人,说道:“如你所见。”

张佳乐仿佛听到了自己青筋崩断的声音,他气得脸都涨红了,但即使是在冲天怒火之下也没失去理智砸了自己的宝贝吉他,他抄起一旁架在支架上的话筒,就朝孙哲平奋力地丢了过去。

罗辑听到那粉碎的声音拿书本遮住了脑袋,叶修拦住了兴奋地准备冲上前的包子,然后淡定地在张佳乐这个月的工资后扣了一笔。

 

 

 

❀❀

张佳乐遇见孙哲平的时候,孙哲平穿着一件汗背心,套着一条短裤,正跟一帮混混打得大汗淋漓,从孙哲平头发上被甩出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看见一个打算从孙哲平背后偷袭的混混,被孙哲平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踹翻在地。

张佳乐看得有滋有味,然后扒了外套飞身加入战局。

张佳乐帮着孙哲平,见着人就揍,打到一半才发现这混球居然是在一个人单挑一帮混混。

但是张佳乐毫不介意,他揍人揍得爽,从没那么爽过,即便最后人都跑了他也挂了彩躺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也还是觉得开心。

孙哲平就蹲在他身边瞅着他,还拿着张佳乐的那件外套准备给他盖个头,被张佳乐龇牙咧嘴地瞪了回去。

孙哲平笑了笑,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跟他说:“我叫孙哲平。”

张佳乐又龇牙咧嘴地回道:“张佳乐。”

 

正是两人都年少轻狂的年纪。

 

 

他们认识了以后就经常结伴跟混混打架,打遍天下无敌手,简直成了街区一霸。

打完架之后勾肩搭背地去撸串,吃得满嘴油,然后叼根烟蹲在路边望天。

孙哲平叼烟,张佳乐看他叼。

一两次张佳乐也凑过去问他味道好不好,被孙哲平手心贴着脸地推开,久了也就不好奇了。不给抽就不给呗。

张佳乐知道孙哲平家里有钱,他还背着书包上上学,孙哲平那是直接在家里请家教的。但是孙哲平叼着烟跟他说他不会在家里呆一辈子,张佳乐觉得眼里带着光的孙哲平帅爆了,就跟他打架的时候一样帅。

后来认识得久了,张佳乐连同孙哲平一些哥们儿也都熟了。

一帮子人假期里跑出去旅游,胡吃海喝。

期间张佳乐被怂恿着喝酒,孙哲平左拦右阻还是被抓了空子没挡住。张佳乐第一次喝,三杯下去眼神还清明着,一伙人大呼好酒量,结果第四杯下去就晕了。

他迷迷瞪瞪的时候失手拿酒瓶把孙哲平从头到脚灌了个彻底,大伙瞧着孙哲平的脸色都替张佳乐担心,谁知孙哲平顿了片刻,把脸一抹就抓着张佳乐的手把人带走了。

这要换做了其他人,要么也是一瓶酒浇下去,要么就一拳上去了。

张佳乐在孙哲平这儿可是有特权的。

 

 

张佳乐喜欢上唱歌就是这时候的事儿了。

他跟着孙哲平到处晃悠转遍了几条街的酒吧,被一个驻唱瞧着皮相好,点上去让他随便唱。

他受宠若惊地望了眼孙哲平,孙哲平嘴角一勾,便一掌把人推了上去。

这一推,推出了16岁的张佳乐从未想过的一条炫彩斑斓的路。

 

 

 

❀❀

张佳乐和孙哲平一个性子倔,一个脾气傲,意见不合就直接动手,动不动就能打到一处去。

但是性别分化了之后,张佳乐就渐渐发现他打不过孙哲平了。

身高已然成为定性,但孙哲平的身体慢慢长开了去,有时摸到他的上臂都能直接感受到手下那结实的肌肉。而张佳乐呢,他洗澡时看着镜子里自己那细胳膊细腿都觉得有些绝望。

直到有一次,孙哲平一手控制住张佳乐双手的手腕,另一只手握拳朝他脸上招呼却堪堪停在了他的鼻尖时,张佳乐内心被压抑着的不肯承认的因性别而生的自卑终于破土而出,瞬时炸毁了他脑中所有的理智与自制。

他疯了般地挣扎起来,孙哲平手一松便放开了他。

随后孙哲平被张佳乐一个冲撞猛扑在地上,伴随着张佳乐声嘶力竭的吼声:“怎么不揍下来?!朝着这里揍啊!你有本事朝这里揍啊!!!”同话语一起落下的还有张佳乐发了狠的拳头。

孙哲平捉住他胡乱挥舞的手臂,紧锁着眉看着他:“你在发什么疯?!”

张佳乐拼命想从孙哲平手里挣开双臂,但是挣不开。

他挣不开,他再也挣不开了。

“你有种放开我!咱们像以前那样好好干一架!!为什么不揍下来?!为什么分化了之后你就不揍下来了?!你揍不下来还是不敢揍?!alpha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什么小瞧我!为什么小瞧我!!!”

随着张佳乐疯狂的吼叫而来的,是愈加浓烈的信息素。孙哲平被张佳乐扑在地上一动不动,话也不说。

被人压在地上发疯般地揍,还毫不还手,静静地等对方冷静下来,这对孙哲平来说简直是太难得一见的事了。

但这人是张佳乐。

 

他在孙哲平这里有着永远的特权。

 

孙哲平感觉到张佳乐手臂的力道渐渐弱了下来,便松开了他。

他看见张佳乐通红着双眼,仍旧用着愤恨的眼神死盯着他,扎头发的绳子散开了,半长的头发凌乱地散了一肩。

即使张佳乐仍旧是一副马上就会扑上来咬他的样子,但孙哲平心里从未像此刻这般清明。

他从未像此刻这般贴近张佳乐的内心。

于是他直起身,靠近依旧死倔死倔的张佳乐,抬手帮张佳乐把头发拨到耳后,说:“我没有小瞧你,但是我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跟你胡闹,你明明心里都知道。你在倔什么?”

“……我是omega,omega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我不喜欢。”张佳乐的声音轻了许多,但嘴唇还是抿得死紧。

孙哲平笑出了声:“柔柔弱弱?你看你哪有半点柔弱的样子?”

张佳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移开了目光。

孙哲平瞧着张佳乐那样子就又笑了。他早清楚张佳乐没那么容易软下来,他早清楚。

于是他凑到张佳乐跟前,在张佳乐嘴角落下一吻的同时,将压抑许久的信息素释放开来。

而张佳乐到此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房间里的空气有多么浓稠,信息素激烈碰撞后的浓度太高,让他瞬间就瘫在了孙哲平腿上。

他睁大了眼,看着孙哲平抬高自己的下巴,一双唇不容置喙地贴了过来,沿着自己的唇线描摹许久,毫不费劲地撬开牙关攻了进来。

被半推半抱地压在床上的时候,张佳乐仍有些不明所以。

他不明白怎么他揍孙哲平揍到一半就被人推倒在了床上,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发情期还有几天才来,自己的身体就变得如此饥渴起来。

直到alpha的庞然大物破开他身体的时候,他才终于回了神。

他闻着空气里alpha那终于彻底爆炸开来的强大而又霸道的信息素,才终于明白alpha与omega的区别到底是什么。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惊涛骇浪中的扁舟,他在被抛上浪尖的时候,听到自己黏腻的细细的声音:“大孙……”

然后他感到有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扣住了自己虚浮的手臂。

 

 

 

❀❀

分化成omega之后的张佳乐收到的关注较之以前简直翻了个倍,若非他旁边永远形影不离地跟着个孙哲平,那气场没几个alpha敢对峙,张佳乐不知唱一晚上要被多少人搭讪。

张佳乐在台上握着话筒时而忧郁垂眼时而笑容张扬,灯光打在那张俊秀的脸上太吸引人。孙哲平经常能看见有人举着手机拍照录像,但他不着急,他要想看,随时都能叫张佳乐唱出那些人从未见过的风采。

他们没见过的张佳乐,生气时脸颊眼角通红的样子,打架后嘴角乌青的样子,发情时满眼朦胧的样子,孙哲平全都见过。

这是个他势在必得的人,他有的是自信。

就算是之后的那次发情期,张佳乐缩成一团不让他靠近,跟他说他觉得这样不好,一点也不好,他不能就这样下去的时候,他也没认为他与生俱来的自信用错了地方。

张佳乐跟他说,他得离开他一段时间,趁还来得及。

孙哲平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

趁还来得及。

趁他还没有标记他。

孙哲平是什么人?他生来狂傲,想要的也绝不是一只依附在他身上的笼中鸟,他了解张佳乐比张佳乐自己更甚,所以他点点头,跟张佳乐说,好。

等几天后张佳乐发情期结束——孙哲平记得算得比张佳乐自己更清楚——他再去找张佳乐的时候,人已经跑得不知去向。

一别四年。

 

 

 

❀❀

在酒吧里甩了孙哲平后脑勺不管不顾直接走人之后,张佳乐知道孙哲平肯定还会再来,却没想到他敲响自己家门的时机是那样不适合。

透过猫眼看到孙哲平那张大脸的时候,张佳乐就翻了个白眼。

孙哲平这种人,肯定是知道自己在家才来的,如果自己不给开门,那他肯定就会在这里敲到自己开门为止。

张佳乐迅速跑回房间吞了几片抑制剂,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这才走去玄关开门。

他把门拉开一条缝,把孙哲平自来熟地准备走进来的想法扼杀,开口道:“孙哲平,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你先让我进去,我会让你想和我说话的。”

“大晚上的,孤A寡O共处一室不太好吧?”

孙哲平皱眉,鼻尖动了动,了然地说:“发情期?”

靠,抑制剂尼玛诓我呢吧?张佳乐在心底不住地腹诽,但面上他还是很淡定:“恭喜你有个很灵的鼻子。所以你更加不适合进来了。”

谁料孙哲平一只脚抵住门,完全不顾张佳乐推门的阻力,以alpha强势的力道把身体挤了进来。

“好了,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

张佳乐一手还握着门把,看向孙哲平的眼神全是不满和警惕:“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刚刚我们有开始一个话题。”

“关于你发情的话题。”孙哲平靠近张佳乐,把张佳乐抵在门上,然后关上了门,“还有关于你那倔脾气的话题。”

 

 

孙哲平把张佳乐拦腰抱起,像背麻袋一样扛在肩上,然后踹开卧室的门,把张佳乐丢在床上。

孙哲平一手钳着张佳乐的手腕,一手扯开张佳乐的衣服,说道:“你一个人就那样无所顾忌地跑出去了,一个omega,你知道你爸妈多担心吗?除了我,谁还高兴顾着你?”

张佳乐死命蹬着腿,看着孙哲平似乎完全没被阻碍到地一把扒掉自己的裤子,冷哼一声:“我爸妈要是知道他们拜托的人就这么对他们的儿子,一定会很难过的。”

“你到底在别扭什么?我招你惹你了?”孙哲平用力地在张佳乐大腿上捏了一把,留下个清晰的红印,“你说你不想靠着我一辈子,我就让你走了,我考虑着你大概在自己跑回来之前不乐意见着我,我就找人看着你,你还想怎样?”

他孙哲平活到现在就没对别人这么上心过,偏偏唯一的这个,还这个不满意那个不高兴。那么多年没见了,见着了也没给个好脸色,他还能怎样?

“那你就让他们别那么容易被我发现啊!”张佳乐浑身只剩了身上一件没了扣子的衬衫,下半身光溜溜的,浑身都因发情而泛起了粉红色,但他仍旧抬高了下巴,眼睛直视着孙哲平,丝毫不顾自己的话在不断刺激这个alpha。

孙哲平眉头抽了抽,抬起张佳乐的一条腿:“我看你他妈是活腻歪了。”说着便狠狠撞了进去。

发情中的身体没有因这粗暴的对待产生任何不适,反而令张佳乐不可抑制地逸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

一阵疯狂的冲撞,把张佳乐顶得七荤八素,他呼吸急促得像是快要断气,但他还是睁着那双大眼睛瞪着孙哲平。

“这种情况你也不带脸红的?”

张佳乐又“哼”了一声。他早在四年前就已经习惯了在孙哲平身下辗转哭叫,即使现在他们吵得不可开交,他也丝毫不觉得羞耻。

“有什么好脸红的?被满足的是我这个发情中的omega的身体,有什么可脸红的?”

“哦?”孙哲平笑了笑。

这个笑容让张佳乐本能地感觉到危险,但他不怕,他从来都没怕过。

面前的人是孙哲平,他什么时候怕过?

直到下一秒,他感觉到从身体深处那个从来没有被触碰过的入口,传来了让他的叫声瞬间拔高的刺激。

他瞪大眼睛,看着位于他上方居高临下的孙哲平。

他忘了,他真的忘了。

一只alpha让一只omega臣服的,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张佳乐几乎是在意识到的瞬间就挣扎了起来,手腕叫嚣的疼痛已经无法传到他大脑中。他只能感觉到内部的那个入口在巨大的刺激下缓缓打开,迎接第一次闯入的异物。

“我不!放开我!你他妈给我出去!……放开我你听到没有!我不!!!”

然而孙哲平再也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一味地不容置疑地在他体内推进,在数十次的抽动之后,孙哲平终于完全埋进了他的身体。

然后,alpha巨大的结在他身体里成形。

张佳乐在晕过去之前,泄愤般地在孙哲平肩上恶狠狠地咬了一口。

 

 

第二天孙哲平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张佳乐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

“孙哲平大爷,醒了?睡得还舒服吗?”

孙哲平眨了眨眼,又打了个哈欠,回道:“醒了。舒服。”

张佳乐勾起了一个狰狞的笑,手下愈加用力,说:“废话,睡了本大爷,敢说不舒服立马就掐死你。”

“那你趁我睡着的时候,爬到我身上手放在我脖子上是想干嘛?你不是别扭吗?不是倔吗?来,用力掐,把我掐死了你就能接着浪了。”

张佳乐缓缓收敛了笑容,但他手仍没有离开孙哲平的脖子。

他凑近孙哲平,低声说:“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是随便玩玩,不然我现在就满足你被我掐死的夙愿。”

孙哲平笑了笑,说:“我什么时候跟你随便玩玩了?”

张佳乐停顿了半晌,撅起嘴,松开还掐着孙哲平的手,转而环住孙哲平的脖颈,像小动物一样往人颈窝里钻去。

 

 

 

❀❀

张佳乐再次回到酒吧开始上班的时候,看见黄少天照例靠在吧台上朝他挥了挥手打招呼,等他走近,黄少天看着他的脸色,鼻子皱了皱,一张脸瞬间就白了。

黄少天嘴唇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得看见你有话说不出来的样子。”张佳乐绕过他,坐上高脚椅问伍晨要了杯橙汁。

也不能怪黄少天,前两天还嘻嘻哈哈跟他拌嘴的人,过了个发情期就面色憔悴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身上散发着被强行标记了的味道。

黄少天吸了口气冷静了一下,瞧着张佳乐的脸色试着开了句玩笑:“是哪位大侠把我们横天横地的张乐乐给标了?”

张佳乐“啪”地一声把杯子砸在桌上,把黄少天吓得整个人都抖了抖,然后他翻了个白眼,说:“孙哲平那个凑撒比。”

 

 

 

 

 

Fin.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59)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