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胡言乱语【喻黄】#3

3天٩(๑òωó๑)۶

 

 

 

#4<<

 

今天是初出茅庐的向导文州和王牌哨兵少天٩(๑òωó๑)۶

 

 

#3

喻文州清醒过来的时候,还未等他视线清晰起来,他的精神直接感受到的,便是一片荒芜的死寂。

他又闭上眼,将自己的精神触丝扩散开去,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

什么都没有。

随之而来的是复苏的身体感官,尖锐的疼痛从全身传进脑海里,疼得他瞬间就收回了精神触丝,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寻找还活着的人。

他强迫自己睁开眼,僵硬地转动脖子,意识到自己方才是靠着一堵矮墙晕了过去。不远处是以各种姿势躺倒在地上的人,但是不用他靠近一个一个看,他也知道那些身体再不会有温度。

喻文州挣扎着扶着矮墙站起来。左手腕疼得动不了,应该是骨折了,呼吸也有点痛,肋骨可能也断了几根。

但是他活下来了。

一个上了前线的没有哨兵的向导,在那样的混战下活下来了。

喻文州尝试着走了几步,再次将自己的精神触丝伸出去,他需要确认这个战场还有没有除了他之外活下来的人,无论敌友。

在一片漆黑泥泞的封闭空间里游走的精神触丝突然停了下来,连带着喻文州的脚步也一顿,随即他便转了个角度,朝感应到的方向走去。

然而还没等他再靠近一些,一颗子弹“嗖”地凌空射来,堪堪擦过他的发尾。

他凝神向前望去,便见一个人浑身是血地靠在另一个不知是他同伴还是敌人的尸体上,一只手拿着枪,枪口黑洞洞地对准自己。

“来自敌军的向导,报上你的姓名,我的下一枪不会再偏。”

“……喻文州。”

“喻文州?没听过的名字啊。”那人见喻文州十分顺从地停下了脚步,眼里警戒的凌厉神色稍逊,放下了枪。“我没听说过你,但你一定知道我,我是黄少天。”

黄少天。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

蓝雨的王牌,这次战斗他们最强大的敌人。

喻文州没有说话,却控制着精神触丝向黄少天伸了过去。

突然,从不知何处窜出一道金色的闪光,刺眼的金色闪烁了两下,就将喻文州的精神触丝尽数挡了回来。

喻文州伸手扶住墙,站稳了身体,朝黄少天看去,便见一只金黄色的豹子站立在黄少天身旁,尾巴一动不动,脊背弯起,好似自己一有动作它就会狰狞地扑过来。

“不让我帮你,你会死在这里的。”

“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结果?”黄少天笑着抬手摸了摸豹子的头,“而且我劝你不要轻易尝试,因为以前那些要和我建立联系的向导,都受到了几乎毁灭他们精神世界的精神污染。你有哨兵吗?”

“……没有,他们都不适合,我是个野生的向导。”喻文州说,“正因为如此,我帮过很多哨兵,你让我试试,这里除了我们没有活着的人了,你真的会死在这里的。”

黄少天又笑了起来,好像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趁此机会跟我绑定了的话,就能轻松把我带回去了是吗?”黄少天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不过你可以来试试,如果你那么想被精神污染的话。”

喻文州松了口气,迈开脚步走到黄少天的跟前。

他跪坐在黄少天身边,细细打量着黄少天。那一张脸上满是血污,也不知是谁的血,几乎看不清他原本的样子,但那双清澈的眸子里依旧倔强地闪耀着明亮的光。

喻文州感觉到黄少天的豹子在拿脑袋蹭他,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突然被示了好,但他还是伸手揉了揉豹子。然后他闭起眼,用精神触丝去接触黄少天的精神世界。

果然是在逞强。

那是已被侵蚀得如同废墟一般的精神世界,一片浑浊,完全看不出它原本的样子。黄少天是个太过强大的哨兵,却没有契合的向导,因为强大,他的精神世界才会崩坏成这样,也正因为强大,他坚持到现在仍没有暴走。

喻文州从没见过毁坏得如此严重的精神世界,他觉得黄少天方才还能没事儿人一样向他威胁简直是个奇迹。

那边厢,黄少天饶有兴致地在看喻文州闭着眼皱着眉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动手动脚。

他尝试过无数个向导,不是尝试去接受他们,而是尝试不去摧毁他们。这一次,他对自己的精神力丝毫没加束缚,所以他觉得喻文州很快会知难而退。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上传来奇怪的感触。从来没有人能在他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接近他,他惊疑地侧头看过去,却看到一只通体雪白隐隐发着蓝光的……小海豹,正为了不摔下去而努力地扒着他的肩膀。

这什么玩意儿?

还没等黄少天问出口,一股直冲脑门的奇异感让他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他失神地呆了片刻,终于反应过来,然后他用力地推开喻文州站了起来,把好不容易在他肩上趴稳了的小海豹掀了下去。

“喻文州!你!”黄少天怒指着坐在地上同样在发愣的喻文州。

“我……我不是故意的。”喻文州回了神,也跟着站了起来,扯到了腹部的伤口,疼得他眼前发黑,“太顺利了……我从没有那么顺利地进入过别人的精神世界,一个不注意就……”

黄少天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他一个从没有过与向导精神链接的哨兵,一个导致了无数向导精神污染的哨兵,居然在这种地方,被敌军的一个向导轻而易举地精神绑定了。

黄少天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喻文州瞧着他的那只豹子施施然甩着尾巴看着自己的样子,觉得黄少天大概也没有那么生气。

喻文州正准备再说两句抱歉,就见黄少天愤恨地跺了跺脚,对自己说道:“既然如此!你就跟我回蓝雨吧!”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黄少天不知为何换上了一副得意的神色,又道:“我反正是不会跟你去你那个叫什么什么武的,你想想看,如果跟我回了蓝雨,那你可就是解决了蓝雨的王牌最大人生问题的伟大向导!那待遇肯定与你现在受到的完全不同!”

“这……”喻文州犹豫地皱起眉。

黄少天又继续说道:“再说了!要是你硬是把我抓回去——先不提这可能性有多么多么微小——蓝雨也肯定是不会就这么收手的!”

这句倒是稍稍打动了喻文州,要是没了黄少天,蓝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难道还要再来这么一场混战?

“那……好吧。”喻文州勉勉强强答应了,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反正现在他是不可能眼看着这个刚和自己精神绑定了的哨兵离开的。“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你需不需要我帮忙扶一下?”

“我看需要扶的人是你吧!我身上可都不是我的血!”黄少天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臂,喻文州吃痛地低呼了一声,让黄少天反射性地放轻了力道。

 

 

“说起来……我在意很久了。”

“嗯?”

“那个……是你的精神体吗?”

喻文州顺着黄少天目光向后望去,看到了自己那只在地上拼命往前挪动的小海豹。也不知什么时候把它放了出来,然后就一直忘了它……

“呃……它就是……有点慢。”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脸色,连忙又说,“它其实会飞,就是……有点懒。”

然后他们就看见黄少天的豹子一口叼住喻文州的海豹,两人心里都是一惊,却又见豹子一甩头,将海豹丢到了自己背上。

小海豹被肚皮朝天地扔到了豹子背上,想翻过身来,又不想翻到地上去,于是扭动了几下,未果,便心安理得地翻着肚皮摊开四肢,在豹子背上躺尸了。

 

 

 

 

 

FIN.(?)

不知为何写到一半画风逗比了起来_(・ω・」 ∠)_

>>#2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