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胡言乱语【喻黄】#4

4天٩(๑òωó๑)۶

 

 

 

#5<<

 

今天是式神文州和阴阳师少天٩(๑òωó๑)۶

 

#4

“我早说了那地方有浓重的阴气,你不听,偏要去。”

“我怎知竟是只毒寡妇盘踞在那!长到那般大的毒寡妇我也至今未见,定是吃了不少人!嘶……文州你轻些……”

喻文州手下用力,紧了紧绷带,又道:“若非我及时推开你,这整个手臂就废了,毒寡妇的血液有毒,你不是看过书都知道?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我那不是见它不怎么动了,以为已经干掉了,谁知它如此命硬……”黄少天小声嘀咕,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不是当时砍断它一只脚时也被血淋到了么?你怎么看起来完全没事?”

喻文州抬手敲了一下黄少天的头:“我怎么会有事?你受了伤,快些休息吧。”

知道自己惹喻文州不高兴了,黄少天乖乖闭了嘴。方才与毒寡妇的交战也消耗了太多体力,他闭上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

 

 

黄少天迷糊间感觉到结界的波动,醒来却到处不得喻文州的气息,他心下奇怪,撤了结界往寺外走去。

方踏出寺庙,便闻到了寺庙周围毒寡妇残留下的恶臭,黄少天一惊,便听见远处惊雷滚滚,隐约能看见青黑的巨影在云间流转。

黄少天心底的不安慢慢扩大,他提神往那滚雷处赶去。

毒寡妇的臭味一路弥漫在空气里,然而还未等他赶到一探究竟,一只巨大的龙首便破云而出。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条巨大的龙嘴里死死咬着还在挣扎的毒寡妇,以万钧之势俯冲至地。

那三人高的毒寡妇在龙巨大的身体下显得那样渺小,龙爪随意一拉一捏,便把毒寡妇的八条肢节尽数扯断,将它的头部背甲分崩离析。

那毒寡妇抽搐了几下之后,再没了动静。

一时万物寂静。

青龙在没了气的毒寡妇旁停了许久,似是在确认它是否还有续命。毒寡妇黑色的血液从青龙的巨齿和龙爪间滴落在草地上,瞬时便腐蚀了大片。

半晌,青龙收起了龙爪,金色的眼珠动了动,高昂起龙首,忽地腾空而起,朝远处飞去。

黄少天望着龙远去的方向似是川河,急急唤了式神坐上,跟着龙的后尾追了去。

青龙落下的地方正是川河。黄少天见它慢慢飞入川河,周身水花四溅。

龙身越潜越深,开始还能看见清晰的龙影在水中游动,不一会儿就模糊了起来,什么也看不见了。

黄少天仍不死心,他又飞近了些,仔细地瞧着龙影彻底消失的那一块水域。

片刻后水面终于又有了波动,黄少天心里窃喜不已,想他待会儿跟龙说上几句话,回去后定能与文州和魏老大炫耀一番。

然而待他看清从水里出来的是什么时,他便笑不出来了。

喻文州。

饶是黄少天再如何瞪大眼睛,也没法改变此刻从水里钻出来,浑身湿漉漉的人是喻文州。

黄少天又转头死死盯着那一块水域,但无论是这块水域,还是长长整一条川河,哪还有半分青龙的影子?

他曾辗转纠结喻文州到底是什么许久,因着喻文州好水,见到河川溪流就喜欢进去泡一泡,他一直以为喻文州是水里什么小动物修成的精,甚至是一只水鬼,但他从未想过喻文州竟会是一条龙。

一条吐息之间天地为之色变的龙。

 

 

喻文州再回到他们歇脚的寺庙时,受到了黄少天的热情迎接,这让素来不怎么被其瞧得起的喻文州有些受宠若惊。

“我不在的期间发生了什么么?”

“怎么会呢?能破本少结界的妖怪可没几个。就是之前还在睡梦之中时,被几声惊雷扰了好梦。”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瞧了一眼黄少天。

若是往常,自己不知会他一声就出去,回来后定是会被仔细盘问的。

“今夜早些睡便好。时间不早了,我们接着赶路吧。”

喻文州慢悠悠迈着步子往前走,黄少天杵在原地没动。

他瞧着喻文州的背影,一袭青衫衬得身形挺拔修长,墨般青丝绾在脑后,举手投足间便是浑然天成的天人之姿。

却也是虚弱之际被他黄少天遂机捉住的随身式神。

眼见喻文州转过身来,问他:“还不走?”眉目间尽含笑意。

黄少天心里喜不自胜,脸上自是遮掩不住,他咧着嘴应着“这就来这就来”便朝喻文州奔去。

 

 

 

 

 

FIN.(?)

>>#3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6)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