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胡言乱语【喻黄】#5

还有5天啦

 

 

 

#6<<

 

今天是吸血鬼文州和制棺人少天o(* ̄▽ ̄*)o

 

#5

瓢泼大雨降临在人烟稀少的小镇上,灯火在雨幕中显得朦胧起来,月亮被厚重的云层遮盖,只有一弧惨白的光晕映在云上。

马车的车轮在泥地上碾过,留下几道狰狞的辙痕绝尘而去。不请自来的搭车人悄无声息地从车顶跳下,脚尖再次落地便已在小镇一旁山坡上的一幢房屋前。

来人推开门进了屋,拿下兜帽,却只是站在门口,礼貌地说了一句:“打扰了。”

一片寂静的屋内让他的声音清晰地扩散开去,过了一会儿,从长桌后传来响动,一个脑袋从一大堆的杂物中冒了出来。

“打扰了,我叫喻文州,我想我最近需要一个新的棺材。”喻文州稍稍上前一步,却仍旧将自己与屋子的主人保持相当的距离。

被埋在杂物里的人费力地把自己身上的东西挪开,再将翻倒在地的软椅扶起来,把自己舒舒服服地窝进椅子之后,扫了一眼浑身湿透地站在门口的人,开口道:“本店不提供托运服务。”

喻文州似乎被噎了一下,回道:“当然,我可以自己搬。”

话音刚落,坐在椅子上的人便站了起来,他边往里走边说:“按你的身高体重比例,我这儿有不少现货,你喜欢什么料的?你特意找到我这儿,自然是想挑好的,我可有不少好料的棺材。楠木杉木红木乌木桐木,什么都有,什么都能有,我看你也不像是喜欢水晶棺材的?”他朝着一排排的棺材指指点点,胸前六芒星状的挂饰不断晃动。

“楠木吧,睡惯了。”

声音远远地传来,店主奇怪地转头,便见喻文州还直愣愣地站在门口。

店主笑着用手指弹了一下自己的挂饰,说:“还真是忌惮呢。你不对我怎样,它也不会对你怎样的,我也是挺体恤被人揍得连自己的棺材都坏了的人的。走近点儿,不然怎么看你的新棺材?”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开脚步往屋里走去了。

他看见店主站在一堆棺材中,拍着其中一个棺材对他说:“这个棺材不错,我是个好心的人,今晚收留你,别乱跑听到没有?”

喻文州点点头,店主好似很满意地笑了笑。

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店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叫黄少天。”

 

 

第二天,也不知醒来是什么时候的黄少天,第一件事就是到他的棺材房里看那只被善良的他留下过夜的可怜的被人偷袭了的吸血鬼。

他走到那个棺材前叫了几声,半晌没回音,他小心地移开盖子,里面居然是空的。

他狐疑地开始掀其它棺材的盖子,终于在角落的一个棺材里发现了喻文州。

黄少天看着把后脑勺对着自己,趴着正睡得香的喻文州,踹了踹棺材,说:“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你还有梦游的毛病?”

喻文州没理他,动也不动。

黄少天又朝棺材踹了一脚,还拿棺材盖子把棺材刮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黄少天自己都快听不下去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动了。

显然,黄少天彻底低估了一只睡惯了的棺材被砸、饿着肚子还被人扰了清梦的吸血鬼。

他看着喻文州缓缓抬起头朝自己看过来,半阖的眼睛下有着一圈青黑,在那张惨白的脸上清晰得令人心惊,一双隐隐透着猩红的眸子在昏暗的屋子里亮得慑人。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棺材盖子被一下子掀翻在地发出“哐当”一声,一股巨大的拉力扯着他的衣领把他丢进了棺材。

阴冷的棺材加上通体冰冷的吸血鬼,黄少天忍不住开始哆嗦起来。

然后,他就看见这只昨夜还对自己的挂饰避如蛇蝎、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吸血鬼一把抓住自己胸前的挂饰,手握成拳轻轻一捏,那个至今为止保护他免受吸血鬼侵害的挂饰,就在喻文州手心里留下几道灼伤后,碎了。

他感觉到吸血鬼冰冷的舌尖在自己脖颈上舔舐,舔得他有点痒,他就抬脚踹了喻文州一下。

“你个装模作样的骗子,把我的防狼挂饰捏碎了,怎么赔我?”

喻文州俯在他颈间低笑,又亲昵地在他脸上蹭了蹭,将自己等待已久的尖牙刺进了黄少天那敞露在外引诱了他许久的脖子。

 

 

 

 

 

FIN.(?)

>>#4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