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胡言乱语【喻黄】#7

离文州生日还有一个礼拜啦,百日玩不起,一周总归大丈夫的嘛

就作个死,一天一梗,极短

因为是倒数,所以标的数字就倒着来啦

 

 

 

今天是初中生的文州和幼儿园(大概?)的少天(*/ω\*)

 

#7

黄少天看着他养的那一小盆海洋宝宝有些苦恼。

最近他们班级里流行起了海洋宝宝,他听着同学们讨论着什么颜色的好看、养了一天就生出小宝宝了之类的话题,心痒痒,于是他就攒着他的零钱去买了一包回来。

他找出以前养小金鱼的鱼缸,灌满水,然后把那些蓝色的海洋宝宝放了进去。

海洋宝宝一颗一颗圆圆的,摸上去弹弹的,他觉得咬上去应该就像小西米一样,但是文州哥哥说这个是有毒的,不能吃。

文州哥哥说不能吃,那就一定不能吃。

然后黄少天小手一挥,决定把这一缸的海洋宝宝都叫做文州。

他想他那么喜欢文州哥哥,他的文州哥哥应该也那么喜欢他,所以海洋宝宝一定会满足他的愿望,很快生出小宝宝来的。

但是,他养了五天了,那些文州除了胖了好多,一个一个挨在一起有些挤,一个宝宝都没生出来。

黄少天有些失望,他趴在桌上看着他那一堆泡在水里圆滚滚的文州,开始想他那个每次朝自己一笑自己就晕了的文州哥哥。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某一年的春节,喻文州被父母带来拜年。

粽子一样的喻文州被裹得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黄少天看着他跟着父母向自己的父母问好拜年,然后那双眼睛转了转就瞧见了自己。他看见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糖纸塞进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张开的嘴里。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后来喻文州又到黄少天家住过一段时间,黄少天每天下午都趁喻文州午睡的时候爬到喻文州床上,把喻文州的肚子当枕头,一觉醒来口水湿了喻文州的小半部分背心。

黄少天也去喻文州家里玩,虽然黄妈妈总说让自己不要老是往喻文州房间里跑,会打扰他温功课,但喻文州说少天不吵,不会打扰的。

黄少天确实不吵,他坐在喻文州旁边看着他,看着看着就呆了,呆着呆着嘴巴就张开来了,张着张着口水就流下来了。然后喻文州就会剥一根棒棒糖塞进他嘴里,他就咬着糖继续看喻文州,哪有空说话呢?等喻文州写完作业了,开始跟他聊天了,他才说话。

他的文州哥哥不嫌他话多,也不嫌他口水弄在身上脏,他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文州哥哥更喜欢他的人了。爸爸妈妈不算。

 

 

铁门“嘭”地一声关上的声音惊醒了黄少天,他正要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便眼尖地看见他养的其中一个文州旁边像分裂一般挤出了一个小球。

黄少天嗷嗷嗷地叫着“妈妈妈妈!文州生啦文州生啦文州生啦生啦生啦——”地一头冲出房门,没音了。

他看见脸颊抽搐的黄妈妈和一脸莫名其妙的喻文州站在外面。

他是偷偷地给海洋宝宝起名叫文州的啊。

瞒着喻文州,偷偷地。

但是现在瞒不下去啦。

他站在墙角,看着喻文州笑眯眯地跟黄妈妈说了几句话,把黄妈妈哄去做点心,然后带着温柔的笑意转头望向自己,不知不觉又看呆了。

喻文州瞧着这个又张着嘴巴傻愣愣看着自己的孩子,想到他把养的海洋宝宝起名为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他走近黄少天,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谁知黄少天立马扬起小脑袋,说:“我是大孩子了!不喜欢棒棒糖了!”

黄少天暗示性地侧过一边的脸颊,期待地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一愣,随即笑着在黄少天鼓起的脸蛋上“啵”了一口。

黄少天有点脸红,他得到了来自文州哥哥的第一个亲亲,他觉得这下他真的变成大孩子了。

他双手背在身后扭捏了一下,最后踮起脚在喻文州脸上也“啵”了一口。

 

 

 

 

 

FIN.(?)

>>#6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