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10~11

• @鱼叶 那边叶蓝这里喻黄。听说她准备更文了。我真勤奋╮( ̄▽ ̄")╭ 

 

 

 

08~09.<<

 

10.

“报告黄少!目标人物上课不会提前进教室,基本都是差个一分钟踩着铃声进来!我们可以在同学们后方躲到下课!相当安全!”

“嗯,很好!可是我是来视察的,难道不应该是课上到一半哐当推开门走进来比较好?”

“嗯,黄少说得对。但是把课搞得上不成了,喻老师会生气的。”

“哦?他还会生气?”

“是啊!虽然脸上还是笑吟吟的老样子,也不说话,但是大家都不敢说话了,他就这么笑着盯着你,盯到你慌。”

“……不知为何画面感好强我完全能想象!”

“所以我们就乖乖蹲着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小蓝啊你这回可帮了我大忙,我刚在外头呆着的时候有多无助你知道吗!要不是你掐着点来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怕我已经去翻墙了!看在你为我如此两肋插刀的份上,你喜欢什么歌我下次唱给你听啊专门的!”

“啊啊黄少!!!我……你唱过的我都……”

上课铃响,喻文州照例踩着铃声走进教室。

喻文州今天也依旧一身清爽,大约是对他的信息素非常敏感的缘故,明明别人闻起来都是收敛得不行的清淡,黄少天就偏在他踏进教室的瞬间就觉得整个房间的味道都变了,人也舒爽了起来。

身旁的蓝河察觉到了黄少天身上味道的变化,碰了碰他的手。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原本掩盖得很好的信息素有蔓延的趋势,从喻文州身上收回目光,收了收神,把整个人都藏在站在前面的学生身后。

 

 

喻文州走进教室后习惯性地扫了眼学生,没在前两排看到蓝河,心里还有点诧异,把目光放远,竟看见蓝河站在最后一排。发现自己在看他,蓝河还弯起嘴角绽开了一个笑容。

什么情况?

觉得有些莫名的喻文州又往蓝河身边的人看去,但是蓝河身边……没人。

不对,是有人的,但是那人整个身体都藏在了前面一位同学后面。

看到那隐约露出的浅棕色发丝,再看看旁边一脸灿烂的蓝河,喻文州有些哑然。

他又盯着那站得一动不动的身影看了一会儿,挑了挑眉,转身拿出夹在乐谱里的名册,勾起笑容:“我们来点下名吧。”

那边厢黄少天心下一惊,拉过蓝河轻声问道:“他还有点名的习惯?”

蓝河也觉得有些奇怪,回道:“没呀,基本没人敢逃喻老师的课,今天不知怎么了也开始点名了。”

黄少天闭眼,心里长叹一声,靠,被发现了。

果不其然,在蓝河站直了身体应了一声“到”之后,喻文州慢悠悠地用笔点了下名册,开口道:“黄少天。”

这一声把蓝河惊到了,居然被发现了?!他连忙转头去看黄少天,心里早有准备的黄少天反应还不是很大,只是皱着眉,有些不情不愿地抬起头,说了声“到”。

班里其他同学也有些莫名其妙,这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个新同学我们怎么不知道?

喻文州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黄少天同学是其他班的,今天只是来听一节课。”

学生们发出“哦……”的声音又乖乖地站好了。

一整节课要跟着他们一起练声唱些死板的考试曲目,还要时不时地接收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眼神,黄少天觉得有些心累。

好容易捱到下课,看蓝河脚底抹油还不忘给自己比一个大拇指,黄少天心更累了。 

 

 

 

11.

“来点个名吧?黄少天同学。”

看喻文州一脸似笑非笑地朝自己走来,黄少天缩了缩脑袋,开始盘算从这里的窗户跳下去会不会摔死。但他转而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可是为了视察男朋友工作的,缩头缩脑地做什么?于是他又昂起头挺了挺胸脯。

喻文州看黄少天脸上变幻的神色心里已经开始发笑,但脸上仍不为所动。他把黄少天逼到窗边,贴着黄少天的额头又说:“黄少天同学,现在怎么不应声了?嗯?”

黄少天别开脸。对方的信息素一点一点钻入自己的鼻尖,他在家里可是花了大工夫把身上的味道掩盖掉的,不能就这样毁于一旦啊。

他用手抵着喻文州的脸不让他靠近:“注意点影响好吗喻老师!这下边正对着图书馆的大门啊!人来人往的被看见了小心革职啊革职!”

“你偷偷跑来就是为了看我被革职的?”喻文州把一只脚伸入黄少天两条腿之间,牢牢卡住了黄少天的身体。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我是来视察你的工作的!”黄少天几番挣扎无果,喻文州又靠得太近,他侧着脑袋才能看清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瞧着黄少天侧头露出来的一段颈子,凑上去舔了舔,说话之间呼吸尽数落在黄少天脖颈里:“哦?那视察的结果如何?”

黄少天觉得有些痒,难耐地动了动身体,又伸手把喻文州的脑袋从自己脖子上推开,说:“搞什么搞搞什么搞,我警告你别乱来啊听见没有?”

喻文州握住那只把自己推开的手,仔细嗅了嗅:“我说怎么被你藏这么好呢?家里的抑制剂都被你用光了吧?不过你是怎么进来的呢,我记得这个学院进大门是要刷学生证的吧?看来蓝河真的很崇拜你呢,是吧少天?”

“我去去去,小蓝人那么好你别坑人家啊!他要不来我可就冻死在你校门口了,你难道希望下班之后一出校门就看见你家omega孤苦伶仃地窝在墙角冻晕过去吗?”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又挨到黄少天面前,在黄少天脸颊上亲了一口。“你还没告诉我你视察的结果呢?”

黄少天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他抑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了,他一个上午的努力啊……

“还能怎么样?喻老师温柔待人认真上课节奏适中学生无一缺席,简直就是新世纪好榜样!”他揪住喻文州的衣服,“要亲就快点来啊,谁怕你啊磨磨蹭蹭那么多废话!”

喻文州笑着顺势倾身,一手按住黄少天的后脑勺,一手拉过窗帘,吻上那双自己觊觎已久的唇。

他们躲在窗帘后细细地亲吻,窗外飘进若有若无的琴音,钢琴的声音混杂着小提琴的声音,但黄少天无心去分辨。

他看着喻文州近在咫尺的眼眸,漆黑的瞳孔在阳光下呈现出深深的棕色,暖洋洋地透着温柔的笑意。

黄少天微微一个仰头,就能亲吻到喻文州的双眼,他看见喻文州眼中的笑意快要满溢出来。

喻文州又在黄少天唇上啄了几下,放开了他。

他一边往钢琴旁走,一边说:“今天这是我最后一节课了,我们可以一起回家?”

黄少天跟在他身后,笑嘻嘻地接口:“我家还没整理一片凌乱呢?”

喻文州笑着瞧了他一眼:“那就回我家。”

整理完自己的东西,喻文州帮黄少天把他的羽绒服整整好,把扣子扣到了最上方的一颗,又说:“我待会儿还要回趟办公室,要不要顺便帮你拿条围巾?”

黄少天眼珠子转了转,说:“我跟着你去你办公室,被其他老师看见,岂不是暴露了?”

“暴露什么?”

“蓝河跟我提起过啊,现在学校里的学生老师都对新世纪好男人喻文州老师突然冒出来的omega好奇得不得了,还说你没什么回应他不敢多说,我现在这么大大咧咧地跑过去不就立马暴露了吗!”

“我就谈个恋爱,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八卦的。”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暴露就暴露了呗,蓝河也能落得清静。怎么,觉得今天你没打扮好,不好意思露面?”

黄少天想往喻文州身上拍一巴掌,奈何羽绒大衣太束缚行动,他只能笨拙地抬起手臂朝喻文州背上抡了一下:“去去去!我这么风流倜傥帅得人神共愤,就算刚从被子里爬出来跑出去也能回头率200%!还需要特地打扮了才能出门?笑话!”

“嗯,一头乱毛胡茬满脸也人神共愤。”喻文州忍笑捧场。

黄少天憋着口气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一路牵着手朝办公室走去,遇到学生朝喻文州打招呼,黄少天就跟人家是和他打招呼一样,摆着个迎宾小姐般的笑脸一个一个看回去。

有些学生正奇怪着喻文州身边的人是谁,回头看见两人交握着的手,瞬间福至心灵掏出手机,却也不好意思再跑回去找人拍张正脸,只能留下一双背影。

喻文州准备拉着黄少天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黄少天还是摆了摆手让他自己进去了。

要他带着一身的味道就这么走进去,还是有伤风化嘛。他拍了拍自己笑得有些僵硬的脸这么想着。

等喻文州拎着包拿着围巾出来,黄少天正端着脸抬高了脑袋,一副等着喻文州给他戴围巾的样子。

喻文州笑了笑,放下包,把长长的围巾在黄少天脖子上绕了一圈又一圈,只留下一双闪着灵动笑意的眼睛。

那双眼睛就这么看着自己,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手指,还是忍住了在办公室门口亲上去的冲动。

他们走过图书馆和林立的教学楼,从琴房时不时传出的旋律从两人之间穿梭而过。回旋的狗尾巴轻快地渐向悠远,由魔鬼处听得的颤音在变奏之后一路跳跃,冬风不断叩击的高音华彩犹如枯叶落地扫起旋风。

喻文州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那么多遍,他却从未感到如此欢心满足。

春天很快会来到,届时紫藤挂满石架,伴樱花飘扬,携身边的人一同再从乐声中走过,仿佛能就这么一直走到最后的最后。

黄少天跟喻文州并肩走出校门的时候,喻文州礼貌地对门卫大叔点了点头。

喻文州人缘向来很好,攻略范围当然包括门卫大叔。

大叔乐呵呵地回了喻文州一个笑容,视线一转就看到了方才在大门口徘徊过许久还朝自己诡异地笑了笑的可疑人,然后这个可疑人又朝自己露出了第二个诡异的微笑。

大叔表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脑补的犯罪事件受害人从学生变成了老师,不过喻老师您要当心呀。 

 

 

 

 

 

TBC.

>>12~13.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44)
  1. 鱼叶AIKO 转载了此文字
    你一开始就是情侣,我还要从不认识开始谈恋爱。_(:з」∠)_ 真的不会谈恋爱。年纪大了,那种两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