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08~09

•一直忘了说,鉴于 @鱼叶 说她要是看到一个红烧排骨味的omega一定会忍不住强奸他的,这篇文里的信息素是没有具体的味道的w

 

 

 

06~07.<<

 

08.

两人腻腻歪歪地在床上度过了整个发情期,连带着喻文州第一次以陪伴omega为由向学校申请了假期。

而学校里作为喻文州请假前最后一个见到他的蓝河,自然是被众多男生女生各种打听喻文州的omega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惜蓝河那天晚上也只隐约看到了个背影,配上叶修的一句“你们喻老师跟他家omega厮混去了蓝啊你就跟着哥吧”,实际上是个比其他人都要茫然都想知道怎么回事的状态。

蓝河的窘状直到喻文州回到学校才得以解决,在这之前,喻文州在黄少天发情期结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他去买了好几床被单,顶着服务员暧昧又理解的目光从容地笑着刷卡。

也不知是因为初次体验没有抑制剂的发情期,还是因为终于跟喻文州滚上了床,黄少天简直兴奋异常,快被榨干的喻老师冷静地考虑着如何将自己的易感期与他家omega的发情期协调起来的事情。

而黄少天在各种意义的滋润下精神焕发,发情期刚结束就坐不住了,背着吉他就往酒吧跑,而喻文州申请到的假期还有最后一天,也就跟着一起去了。

一推开门就看见张佳乐懒洋洋地靠在吧台边,转头瞧见黄少天那一脸面带圣光一口鸡尾酒呛在喉咙里:“我靠黄少天你是西天取经回来了吗我怎么看着你背后有神圣光圈啊?”

黄少天一秒跳脚:“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我这是爱情的滋润!孙哲平出差还没回来你空虚寂寞冷了是吧是吧是吧!你这纯粹是嫉妒嫉妒嫉妒!”

张佳乐像看神经病一般看了黄少天一眼,眼神落到喻文州身上,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转,鼻翼动了动,说:“看来叶不羞当初烧香拜佛求咱俩发情期不撞一起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说着又朝喻文州伸出了手:“张佳乐,烦烦的同事……算是吧。”

喻文州笑着看黄少天蹦起来誓要跟张佳乐大打三百回合,伸手握住张佳乐的手:“喻文州,少天的男朋友。”

张佳乐鄙夷地看着瞬间消音的黄少天,抬脚就踹了上去:“把你的宝贝情人放放好再过来。”

黄少天本就因为抱着吉他不敢有太大动作,被踹了屁股也不能扑上去打人,只能一边叫嚣着“张佳乐你给我等着待我空了手出来要你好看”一边往休息室冲。

余光瞄着黄少天的背影,张佳乐看着喻文州拍了拍身边的位子:“坐呗。”又转头看向调酒师,“伍老板,随便来一杯?”

喻文州看到调酒师向自己投来一个询问的目光,便微笑着点了点头。侧头便见张佳乐盯着自己一脸的若有所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张佳乐单刀直入地问道:“怎么没标记?”

“嗯……真正见到面才没过几天,太早了。”

“他那么喜欢你。”张佳乐顿了顿,又抱怨似的继续说道:“你不知道他刚开始的时候提起你的样子,每次见到我都要对我进行噪音攻击,我都没听说过你也被他整的知道了喻老师声音好听喻老师人很温柔喻老师最棒了。”

喻文州从来没从别人那儿听到过黄少天对自己的看法,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害臊,愣了愣,不自觉地把玩起调酒师送来的高脚杯,斟酌了下用词,才回道:“我也那么喜欢他。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标记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张佳乐瞅着他半晌没说话,喻文州莫名觉得人大概真的是物以类聚,张佳乐跟黄少天一样,清澈的眸子里都闪着光。

“你要是欺负烦烦我就叫大孙揍你。”

喻文州猜想那大概是张佳乐的alpha,张佳乐身上散发着明白无误被标记了的味道。

他笑着摇了摇头:“不舍得。”

 

 

张佳乐问起喻文州和黄少天当初到底是怎么搞到一块儿的时候,他很惊奇地看到在黄少天“嘿嘿嘿”的时候,喻文州挑了挑眉……抬头望了天。

自从有了第一次视频的体验,之后黄少天有事没事就一个视频请求敲过去,不过因为两人的工作有时差,通常聊了没多久就要换回打字。

那个晚上是黄少天赶着去唱歌之前一个小时想瞧瞧喻文州,等了片刻那边接通了之后,就见喻文州穿着薄薄的睡衣,身后是黄澄澄的灯光,手上拿着牙刷,十分家居十分日常,却偏给黄少天看出了一丝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我去什么情况,你已经要刷牙洗脸上床了?”

喻文州慢悠悠地往牙刷上挤牙膏,慢悠悠地说:“嗯,今天没什么事,准备早点睡。”

见喻文州已经把牙刷伸进了嘴里,黄少天便自顾自地讲了开来,从早上起床发现袜子被脚趾戳破了,讲到剪脚趾的时候指甲飞到衣服里戳到腰,再讲到路口理发店店主养了只哈士奇。

在讲到酒吧好多人问他吉他哪里买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吐掉了满嘴的泡沫。黄少天觉得那一圈沫沫在喻文州嘴上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看得他很想......虽然他知道牙膏沫的味道不怎么样,不过如果那是冰激凌奶昔之类的东西,他肯定就,嗯,舔上去了。

他看着喻文州伸长手臂努力去勾挂在一旁的毛巾,那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终于爆棚,他忍不住抬起下巴,控诉般地叫道:“喻文州!你不要告诉我,在我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跟你讲话的时候,你在边刷牙边泡脚!”

好不容易拿到毛巾擦嘴的喻文州动作一顿,看了眼黄少天,慢条斯理地“嗯”了一声,接着像是怕一个应声说服力不够强,还把ipad翻转过来,将摄像头朝向自己的脚。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那双浸在热水里泡得红润润的脚,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他无所不能温柔可人聪明伶俐的喻老师啊……

喻文州瞧着黄少天一脸生无可恋觉得有些好笑。也许是和黄少天关系近了,也抵不过心底那一份微妙的心思作祟,喻文州动了动玩笑的念头。

他把ipad往原先的地方放好,微皱起眉,硬是挤出了一丝幽怨,对黄少天说:“你都不看我泡脚,你根本不爱我。”

还没等黄少天从目瞪口呆的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他自己便先破了功,兀自笑了起来。

谁料黄少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拍了两下自己的脸,眼神死死缠住喻文州,跟他说:“不不不,我看你泡,我甚至可以陪你一起泡!”

笑容僵在了脸上,喻文州讶异地睁大了眼。

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好。他站在浴室里,刚刚刷完牙,身上穿着简单的睡衣,脚还泡在热水里。

而他要在这样的状态下,去应允喜欢的人的告白。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想尽可能地不让心跳声影响到自己。

他倾身凑近ipad,看着对面黄少天发亮的眼睛,慢慢笑了起来:“你认真的?”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唇角勾起的笑意简直要把自己魂也勾了,只能奋力点头好让自己清醒点:“跟你幻想即兴曲只能弹降D那段一样真!”

喻文州又气又笑,这人在这种时候都能来调侃自己的手速。

不过喻文州又想,他都能在自己泡脚的时候告白,还有什么不能的呢。

于是他对上黄少天的双眼,说:“嗯,只弹给你听。”眼里的温柔溢了一天一地。

 

 

 

09.

喻文州再次踏进办公室的时候,接收到了来自同事们各式各样含义丰富的眼神,还有凑上来嗅自己身上味道的,那样子简直跟对着黄少天闻来闻去的张佳乐一模一样,闻好了还要再嫌弃地来上一句“恋爱的酸臭味和秀恩爱的焦糊味啧啧啧”。

学生们的反应还要直接,他们好奇的眼神像是要从喻文州身上直接把那只传说中的omega瞧出来。骚动的气氛由一句“老师您是谈恋爱了吗!”彻底爆炸开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揪着蓝河好几天了他都什么都不告诉我们!”,都期待又八卦地等着喻文州回答。

喻文州看向被挤在人群里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蓝河,微笑着朝他眨了眨眼,让蓝河凭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我偶像和我老师在一起了而且只有我知道”的优越感。

喻文州笑眯眯地等人安静下来,再笑眯眯地说:“嗯,我有对象了。”

蓝河瞬间被巨大的起哄声包围,也是不太明白怎么有人就是能把“我恋爱了”说出一股子“我要结婚了”的感觉的。

之后的日子不紧不慢地溜了过去,喻老师谈恋爱了的事情碎了一地的omega心,又被喻老师微微笑着走过掠起的风给黏了回来,饶是学生们左打听右请求,学校论坛里《跪求喻老师omega的真像》的贴子里仍是一片哭喊,跟着跪求的回复已经加到了两万加。

蓝河在酒吧的工也打得越来越顺手,亏得黄少天喜欢没事就往酒吧跑,蓝河不至于每天等到很晚才能看一眼偶像。黄少天假期结束后回来第一天就跟蓝河搭上了话,与偶像的静距离接触让蓝河幸福得冒泡。一段时间的交流让蓝河对黄少天的小红心蹭蹭蹭往上加,黄少天也对这个认真又努力的清秀孩子相当喜欢。

于是当蓝河看见压着帽子一身羽绒服裹得像个粽子的黄少天时,他惊吓得差点在马路中央站桩。

蓝河手里拎着帮室友买的金嗓子,回头就看见黄少天双手插着口袋在自己学校大门口来来回回地晃悠,一脸“我只是路过你有本事抓我呀”的表情。

在黄少天第N次状似不经意地瞄向门卫室的时候,一句清亮的“黄少!你怎么会在这里!”制止了他游移的视线,黄少天转头,便见蓝河急匆匆地朝自己跑来。

“哎呀这不是小蓝吗!你来得正好啊!门卫非要我给他看学生证才放我进去啊我哪来的学生证啊?大冬天的我在这儿站那么久了都不放我进去啊多狠心啊你说这人!再说了我有那么嫩吗我哪像大学生啦?”黄少天拿下帽子,捋了一把凌乱的刘海,注意到蓝河手上拎着的袋子。“咦这是什么?药?小蓝你生病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好歹是唱歌的生病了还怎么唱啊!”

“不是不是,这是给室友的,我没生病……”蓝河见缝插针终于插上了句话,虽然他的偶像哪里都好,但是要把他一个人的脱口秀变成两个人的对话还是……蛮不容易的。“话说回来,黄少你来我们学校做什么?”

阳光点缀在黄少天那些从帽子里钻出来的发尾上,鼻子和耳朵都被冻得有些红,但蓝河觉得他笑得格外轻快明亮。

黄少天扣上帽子,笑道:“来视察男朋友的工作情况。” 

 

 

alpha留在omega身上的味道有时也真是件麻烦的事情。

黄少天对着镜子,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如此想到。

距离他上一次跟喻文州滚上床不过两天——昨天喻文州说第二天一早有课,所以他只在电脑里看见了他,工作时差真是讨厌——关键是,两天,都不够交杂的气味从房间里彻底散开,他带着这一身味道往外边儿一站,就是在秀我是有对象的人。更不要说他现在准备跑到喻文州的学校,往认识喻文州的人堆里一站,那就像是在说“嗨,那边那个喻文州是我男人”。

哦天哪还能更蠢点吗?

黄少天往自己身上倒了一整瓶抑制剂,然后跑到窗口吹了会儿冷风。抽了张纸抹了把鼻涕之后,他吸吸有些鼻塞的鼻子,觉得他闻起来就像个beta。

于是黄少天满意地套上衣服出了门,一路心情愉悦地蹦跶到喻文州学校门口,然后被一扇铁门堵在了门外。

这绝对是黄少天第一次见到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铁门,还有那边那个用怀疑的眼神死盯着他的门卫大叔,你们不知道碍着一对处在黏黏糊糊热恋期的alpha和omega谈恋爱是要被人道毁灭天诛地灭的吗?

就在他差点一脚揣上铁门的当口,一声天籁被寒风送进了他的耳中。

他跟在天籁主人的身后大咧咧地走进学校,朝门卫大叔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TBC.

>>10~11.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62)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