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06~07

• @鱼叶 那边叶蓝这里喻黄,不过我已经不想at她了

•谈恋爱谈恋爱///

 

 

 

04~05.<<

 

06.

黄少天扒拉着喻文州的衣服,拼命地克制自己在他身上蹭的冲动。

叶修饶有兴致地旁观了一会儿他跟喻文州的互动,在闻到房间里浓郁起来的omega信息素之后,果断自觉地退散了,只剩他跟喻文州两个人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

并不宽阔的休息室内omega的信息素肆意泛滥,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把手摸上喻文州的皮带,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盯着喻文州的眼睛慢慢说道:“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会有操穿他的冲动。”

此时喻文州的脑子却有些空白。

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引出了omega的发情。现在黄少天的身上携带着拥有致命吸引力的气味和潮气,眼神坦然而又热烈地注视着自己。

一只甜美的泛着汁水的omega,一只自己倾心钟意的omega。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唇。

紧紧盯着喻文州的黄少天自然没有错过这个小动作,他笑得嘴都咧了开来,手上解开了喻文州皮带的扣子:“文州,你有没有?”

喻文州也笑了,他开始不再抑制自己的信息素,极尽温和地将信息素环绕住黄少天。他伸手撩了撩黄少天汗湿的刘海,回答说:“有。”

皮带被黄少天毫不迟疑地用力一扯,掉在地上,金属扣敲在地上“哐”的一声脆响。

黄少天从喻文州衬衫的下摆摸进去,环上他的腰,整个人都贴了过去。omega和alpha的信息素相互碰撞,他真的真的快忍不住了:“那你还在等什么?”

“我没有套子啊少天。”

“哦,哦,套子。”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可以来摸一把我的裤子,看看这个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发情折腾成了什么样,然后再来跟我讨论你要去哪个便利店买什么牌子的套子。”

好吧。喻文州想,他还能说什么呢。

他抬手捧住黄少天的脸,低头吻了下去。

 

 

发情期中的omega总是有着仿佛挥霍不尽的体力,喻文州只是起身去开个窗让室内混杂的信息素散出去点,转身就看见黄少天趴在沙发上一脸跃跃欲试地盯着自己还敞着的裤链,不知餍足地笑着。

喻文州淡定地整整裤子,拉好裤链,一手敲在黄少天头上:“别瞧了,今晚上还唱不唱了?不要加班钱了?”

“干什么干什么!”黄少天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语气十分不满但脸上又洋溢着笑容,“omega发情时可获得无条件休假这是法律规定的规定的!”说着一只手又顺着喻文州的手臂摸了上去,还没来得及穿衬衫的喻文州均匀有致的上半身被白晃晃的灯光照得诱人得很,黄少天觉得自己又渴了起来。

喻文州及时捉住了那只作乱的手,还顺势捏了捏,凑到黄少天跟前往他脸上亲了口:“趁下一波发情潮还没来,还是快回家吧。”

“回家?”黄少天眯了眯眼,笑得狡黠。

喻文州嘴角的弧度也加深了,他抚摸着黄少天汗津津的脊背,轻轻吻了吻黄少天的唇角:“回我家。”

听到这句话的黄少天显然很满意,他从沙发上蹦起来,也不顾事后的身体多么凌乱,直接拿了衣服就套了起来。

“我去跟叶修打声招呼。”扣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喻文州抬脚准备开门出去,谁料黄少天眼明手快地扯住他,勾着他的脖子就朝他嘴唇咬去。喻文州下意识地把人圈住回吻了过去,黄少天吻得那样动情,誓要跟他吻到昏天黑地一般。

也不知亲亲咬咬了多久,他们分开的时候都有些气喘,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里烧起了一团火心里有些无奈。

这人怎么就这么会撩拨他呢。

“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刚不都闻到了吗,还那么自觉地跑路了肯定知道我要请假了啦,别管他了别管他了我们快回家呗我又要忍不住了。”黄少天费了不少力气才强迫自己从喻文州身上离开,他拿起放在一边的吉他,小心翼翼地装进袋子里,转身看着喻文州,抬了抬下巴,一脸“还不快带路”的表情。

喻文州瞧着他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乱糟糟的头发皱巴巴的衣服,背着个吉他袋,随意瞟一眼还当是哪儿半夜出来乱混的大学生呢。而这个人现在湿润着一双眼睛,脸颊红扑扑的,神采奕奕,一点也不像方才抓着自己手臂眼神涣散的样子……

打住。

喻文州也开始觉得渴了,他想他一定是被黄少天传染了。

“看什么呐看什么呐没看过啊!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帅?第一眼十块钱第二眼半价啊!别瞅了走走走!边走边看我有的是时间给你看!”黄少天见他盯着自己半天没动静,忍不住上前把人揪了就走。

他们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期间似乎还听见了叶修的声音,但他们都被自己心底一股奇妙的情绪牵引着,除了身边这个人以外的其他一切一切都无法在他们脑中转过哪怕一个弯。

他们推开酒吧的大门,看见璀璨的灯光把整个世界都照得光怪陆离,却不及对方眼中光芒的万分之一,所有光辉汇聚在彼此眼底,照亮了两个世界的半边天。

 

 

  

07.

作为一个自珍自爱三观又正的三好青年,黄少天即使是在性别分化之前也没有做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更不用说性别分化后变成了omega,自保意识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所以当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人滚到床上去,第一次发情期有了活生生的人的陪伴,被细致地照顾取悦到高潮的时候,他空白一片的脑子里只剩了一个感慨。

爽爆了。

而且喻文州不知出于什么考量没有标记他,他也不至于不识趣到开口去问,他也乐得自由。

他总认为alpha与omega的标记是一种绑定,这个词让他没来由地觉得不舒服。但他不排斥来自喻文州的标记,他在喻文州顶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没说,也是因为他觉得喻文州要是想标记他那也没关系。

这可是他活到现在第一次那么那么喜欢的人,他想跟他一辈子。

 

一辈子。

这么想着他就觉得心里炸开了花。

 

黄少天就这么一路东思西想地跟着喻文州回了家,等喻文州拿钥匙开了门,才回过神看着那宽敞的三室两厅咂嘴。

“喻老师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也不觉得空荡荡,简直小资啊喻老师一个月工资多少呀?”

喻文州笑了笑没理他,转去厨房开热水器,只丢下一句:“这不是等你来吗?”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耷拉着拖鞋往屋里走,研究起了喻文州家的构造。

等喻文州端了杯水从厨房出来,黄少天已经在浴室开了暖气开始脱衣服了,水声响起了还能听到黄少天的喊声:“文州啊文州!给我拿条裤衩呗!你这里浴缸看起来好高级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敲门的声音打断,他转头就见喻文州无比自然地推门进来,把睡衣睡裤放好,还嘱咐了一句:“我很久没泡过澡了,你要想泡改天我刷干净了再泡。”

“哦,知道了。”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又无比自然地走了出去,半晌才想起来开水冲刷自己红起来的脸。

 

 

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黄少天从浴室走出来,立马就迫不及待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然后才放心地晃去叫喻文州。

原来洗澡不会影响临时标记的信息素的味道啊。

谁让喻文州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那么好闻又那么舒服啊。

把喻文州推去浴室,黄少天终于大大咧咧名正言顺地登堂入室,一脚跨进喻文州的卧室,再一翻滚进喻文州的大床。

也许是因为临时标记让黄少天习惯了喻文州的味道,等黄少天反应过来身处一个alpha的卧室对一只发情期中的omega来说不是什么妙事的时候,他已经瘫在床上动也不想动了,只能竖起耳朵听浴室的动静。

于是当喻文州浑身冒着热气走进卧室,就看见黄少天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还不满地用手不断地拍着床:“快点来快点来!穿什么!待会儿还不一样要脱!”天知道他有多想把那个慢条斯理擦着头发的人扒光了来做些你舒服我舒服大家都舒服的事,可喻文州就是一副淡定得不得了的样子,这让他怎么好意思本性毕露狼性大发饥渴地扑上去?

他又快烧起来了。

喻文州看他眼神直接火热地盯着自己,又端着样子偏是要等自己走过去,有些哭笑不得。

 他丢了毛巾走近黄少天,勾着黄少天的睡裤往下拉了拉,问他:“我的内裤穿起来还舒服吗?”

“特别棒。”黄少天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我穿着稍微有点儿宽松就算站起来了也没太勒,这说明你尺寸相当可观我很满意。”

“我的尺寸你还不知道?”说着喻文州的眼眸暗了暗,把头埋在黄少天颈窝,咬了咬黄少天的耳垂,“就是把你伺候得太舒服了。”

一句话说得黄少天眉笑颜开,他相当自觉地蹬掉了睡裤,抬起一双大长腿环住喻文州的腰。

“可惜你的内裤已经遭殃了。”

喻文州往黄少天的屁股上摸了摸,果然触手一片黏腻。他看了黄少天一眼:“刚刚穿它做什么?还不是一样要脱?”

黄少天眨了眨眼,表情无辜:“男友内裤,这是情趣啊喻老师。以后你再穿这条内裤的时候就会想起来,这是沾过你家omega发情期分泌物的内裤,怎么样是不是特别起兴致……”

 尾音被喻文州堵进了嘴里。

 

 

 

 

 

TBC.

 

 >>08~09.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73)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