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04~05

@鱼叶 叶蓝这里喻黄,但是你会发现我们画风完全不同

•而且她很偷懒我比较勤奋

 

 

 

01~03.<<

 

04.

很多事情的起始总源于一个契机,比如,黄少天在网上偶然间搜到了喻文州的教学音频。

像黄少天这种对声音十分敏感的人,自然也十分挑剔。包括乐器的音色,也包括人声。能让他一耳倾心的声音并不多,当然首当其冲要推荐的就是他自己的声音,他能用十分钟来声情并茂地描绘他声音的特色——好吧,先把这个放一边,重点是,他的耳朵在喻文州声音响起的瞬间就沦陷了。

一句简单的“大家晚上好”,低缓轻柔包含着淡淡的笑意,通过网络传来时夹带了几丝电流的磁音,电脑外放时又多了分嘈杂,黄少天在呆了两秒后就跳起来抓过耳机戴好,让那柔和的声音直接流入自己耳中。

他能听到喻文州讲话换气时浅浅的吸气声,间或还有拿起水杯喝水的声音,水流划过喉咙滋润舌头的时候那轻轻的“咕咚”声,让黄少天不自觉地也跟着咽了咽口水,然后他才恍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忘记了呼吸。

结果一个小时的音频听完,黄少天什么理论什么知识什么技巧都没听到,所有的精神都放在了研究喻文州的声音上。他食髓知味地舔了舔唇,指尖一个翻动就对喻文州展开了搜索,于是一条石青路就这么随着黄少天enter键的按下瞬间铺散了开去,太阳花开了一个天地,咧着嘴以黄少天式的笑容看着他一步一步轻快地走下去,路的终点站着喻文州。

  

 

很多事情的起始总源于一个契机,比如,喻文州在面对黄少天发来的视频请求时点了接听。

喻文州与自己的学生聊天的时候从来都是打字,有时打字比较难以表达自己意思的时候会传送一条语音,视频从来没有过。虽然他知道黄少天跟他的学生不一样——黄少天在加了他的QQ之后敲过来的第一句话不是老师好,而是“喻老师我喜欢你的声音啊!!!”,他连“你好”都忘了说——不过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他和黄少天聊天时的心态不同于和学生,不同于和朋友同事,也不同于和普通网友。

这一份特殊的心思,让他每每在黄少天求音频的时候都会在最后新录上一小段独赠予黄少天的话,也让他在收到来自黄少天的视频请求时忽视了另一个选项。

两端的网络终于在那一刻完全连接,喻文州在视频接通的瞬间就直直地看进了一双闪着兴奋又紧张的灵动的眼睛,而当那端游移着的视线与自己的相触后,他看见浓郁的喜悦在那双眼睛里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恍惚间几近淹没了他。他呼吸一滞,下意识地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他听到有些失真的声音将说话人显于其表的快乐毫无保留地传了过来:“戴不戴眼镜都一样帅!”他凝神去看对面人的脸,笑容明亮得近乎张扬。

于是他习惯性地抿唇弯出一个清浅的弧度,看着黄少天站在漫天的太阳花中遥遥朝自己奋力地挥手,他象征性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看到了,然后蹲下身,好整以暇地等黄少天气急冲过来。

 

快些来啊,我在等你呀。

 

 

很多事情的起始总源于一个契机,比如,喻文州遇到了黄少天,黄少天遇到了喻文州。

 

 

 

05.

喻文州听到那个旋律的时候,他刚最后一次向蓝河确认完有没有喷抑制剂,正领着蓝河往酒吧里走。

之后他很难再回忆起当时的心情。理应是愕然的,混合了不可思议,其中也或许掺杂着对如此巧合的感慨,以及无法抑制的欣喜,连带着他脸上的微笑都生动了起来,而他身后的蓝河也只是对导师突兀停下的脚步表达了无声的疑惑。

那是喻文州万分熟悉的旋律,却也是透着股陌生的旋律。

是这个世界上唯有两个人才知道的旋律。

喻文州慢慢走近那个灯光的聚集地,眼神黏在那个身影上,再也移动不开半分。

周围攒动着的人影和交谈的声音都已远去,他的眼里只能映出那个抱着吉他沉浸在旋律中的人。

他对这个身影是那样熟悉,却从未如此刻这般与之接近。他熟悉他抱着吉他随性又帅气的样子,熟悉他倾着头闭着眼眉眼舒展的样子,熟悉他全身心地投入曲子中唱着歌的样子,熟悉他结束一曲自己满意的曲子后睁开眼那一瞬间眼底涌现的光华,熟悉他笑容飞扬一脸自信的样子。

身边尖叫鼓掌的喧嚣声把他的神思唤了回来,他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地看入迷了。

他回头想对蓝河说些什么,却在看到满脸惊艳的蓝河后笑着抿了抿唇。

他突然有了种莫名的骄傲与得意。

他喜欢的人果然很好,而那么好的人喜欢他。 

 

 

喻文州建议蓝河坐到吧台前好好听黄少天唱歌,在跟调酒师打了招呼之后,拍了拍略有些拘谨的蓝河,就循着记忆往酒吧后方的休息室走去了。

方敲开门,就听见一个懒散的声音响起:“哟文州,这种日子带着小同学来酒吧玩啊?为人师表啊喻老师。”

想来叶修刚才是在外边瞧见自己了,喻文州忽视了对方的调笑,倒思考起了所谓“这种日子”。

“叶神难得呆在酒吧里呢,今天什么日子?”

叶修靠在窗边,叼着烟故作惊讶状:“11月11日你不知道?光棍节啊光棍节,文州你真是天天泡在乐谱里脑子都糊住了。”

得到答案的喻文州有些微惊讶,自己确实完全忽略了。“一个光棍节就能劳烦叶神亲自往酒吧跑一趟?”

“这话可不对啊好歹是我自己的酒吧不是?光棍节这帮人的消费能力十分可观啊,单身的脱团的都喜欢出来转转,还麻烦我们驻唱先生加班呢。说到我们驻唱了,见着了?是不是特别棒。”

“所以这就是你之前几番跟我提及你请了个很棒的驻唱的原因?”喻文州笑得有些无奈。

叶修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整个人瘫在上面,还翘着个腿。“哥这不是看你们苦恋情深辛苦周旋推波助澜一把吗?”

喻文州挑眉:“我和少天本来就还不错。比起这个,今天跟着来的孩子可能以后会经常光顾,还请叶神多照顾?”

“好好好,后辈的请求自然是要说好的。”叶修掐灭了手上的烟,掏出烟盒准备再接再厉续上一根,“可爱的后辈的学生应当重点照顾。”

喻文州依旧不动声色地笑着,丝毫不为所动。

正当叶修往烟上点火,打算接着开口挑战喻文州那一张另一种意义上的面瘫脸的时候,虚掩着的门突然被一把推开,伴随着黄少天叽叽咕咕的碎碎念:“哎哟我去什么情况啊我出门的时候喷过抑制剂了啊,闹哪样啊质量这么差差评好吗……哎老叶你这边还有没有剩的omega用抑制剂?我总觉得有点不大……”

声音戛然而止,黄少天瞪大眼看着面前笑得淡定的人。

“你……你你你……嗯?!!!”

喻文州看到突然闯入的黄少天也有点惊诧,不过已然没了在现实中初见对方的震撼,自然很快恢复了常态。

他看着陷入震惊状态的黄少天,眼里的笑意愈发柔和了起来。

黄少天与他的距离比方才还要近了,一股若有似无却显而易见的omega信息素味道划过喻文州鼻尖。

通过网络与自己甜蜜私语的人此刻就这样毫不设防地站在自己面前,手上拿着他的吉他,额角的汗液黏湿了他的头发,而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晶亮晶亮。

喻文州忍不住走近黄少天,也不顾叶修还在一旁颇带兴味地瞧着他们,低头在黄少天微红的脸颊上亲了亲:

“少天,晚上好。”

黄少天看着近在咫尺对自己笑得温柔的人,想起午后自己滚在床上时的妄想。

当我忍不住想见你的时候,你就如此自然地站到了我面前。

他感到喻文州的呼吸羽毛一般掠过自己的脸颊,他能闻到属于喻文州的信息素慢慢地将自己包围了起来——喻文州的信息素本是十分淡的,但是他们离得太近了,喻文州离他太近了,他从没让一只alpha跟自己靠得这么近过。

一只alpha。

喻文州是alpha。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更加急促了,本就有些骚动的身体开始泛滥起了某些并不合时宜的冲动。他看见喻文州的笑容里染上了担忧,那只温暖又漂亮的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他揪着喻文州胸口的衣服睁大眼睛,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还注意起了喻文州的手。

他听到自己说出了在现实中第一次遇到现任男朋友时说的第一句话:“喻文州……我发情了……”

 

 

 

 

 

TBC.

 

>> 06~07.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67)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