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暖语【喻黄】01~03

•跟我家 @鱼叶 作了次死,那边叶蓝这里喻黄

•ABO

•谈谈情,做做爱。但是没有肉

 

 

 

 

 

01.

暖白的日光静谧地从窗外照射进屋,合着细微的轻风,拂起米色窗帘的边角,不断轻触过坐在窗边的人的头发,连带着电脑屏幕的反光也明明灭灭。

喻文州试着将笔电倾斜一点,想避开此时显得有些恼人的阳光,又被窗帘扰得不行。他无奈地起身,走到窗前关上了半边的窗子,再把窗帘也拉拢了些。

方在桌前再次坐定,便听见一边的同事提醒道:“喻老师,该你的课了。”

喻文州怔了怔,眼神迅速瞟过电脑右下角的时间。

他又无奈了。

“谢谢,我这就去。”

“又在跟小情人聊天?真是聊不够啊……”

他有些郝然地笑着,摸了摸鼻子,又瞅了眼还在不断往上刷着的消息,没说话。

这是事实呀。

虽然他也知道都这年纪了,还成天跟孩子一样和恋人挂在网上恨不能从早聊到晚确实不太好,但是……不一样的呀。

他的这个爱说话的恋人。

 

他的这个还从来没真正意义上见过面的恋人。

 

喻文州翻看了一下课表,将需要带的乐谱整理好,然后把桌上剩余的东西都理整齐,又把手机和钱包锁进抽屉。

准备去上课之前,他就着站着的姿势弯下腰,迅速浏览过大片的信息文字,然后慢慢敲下两句话。

 

索克萨尔 12:52:33

别赖在床上,快起来,好好吃个中饭。

索克萨尔 12:52:48

我先去上课了,回来聊,少天^^

 

合上电脑。

 

 

 

02.

喻文州单手拿着乐谱朝教室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赶着上课还对自己打招呼的学生,都礼貌地回以点头微笑。

11月的风吹到身上凉凉的,他在白衬衫外又加了件棉背心,随意一条宽松的休闲裤,整个人干净得很,混在一堆大学生里几乎看不出是个老师。

远远地看见几个大男孩笑闹着走来,其中一个被勾搭着肩膀笑得明亮的男孩看到自己之后,眼睛亮亮地开口:“喻老师下午好!”然后其他人学着他的样也打了招呼。

“下午好。”喻文州眉眼弯弯地回道,抬脚走进教室。

几个男孩乖乖地跟在他后面进了教室,有人轻轻说了句:“喻老师就是跟班里那些嚣张的alpha不一样呢,味道淡得很,走在他身边整个人都舒服了。”得到了一排赞。

上课铃响,喻文州站在钢琴边扫了一眼站得直直的学生们,然后在琴前坐下,翻开琴盖。

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将指腹搭在琴键上,踩了踩踏板,把自己的身体与钢琴的距离保持在最舒服的位置。准备就绪后,他挺直了腰背,修长的手指快速轮过一个琶音。

“先来练一下声吧。” 

 

 

“老师!”

喻文州正在整理摊在琴上的各种乐谱,转头便见一个男孩抱着乐谱抿着嘴站在琴旁,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

是蓝河。

自己相当欣赏的一个孩子。

喻文州朝蓝河点了点头,又笑着向与自己道别的学生们致意,等带着好奇看向这边的学生们都走光之后复又看向蓝河,问道:“怎么了?”

“那个,我随便练了几首歌,想请您听一听……”

有天赋又非常努力的孩子。

喻文州看着蓝河稍显局促的样子,想了想,说:“你可以在家里录了传到我邮箱,在家里唱的话或许会发挥好一点?现在这里也没有伴奏……”

蓝河愣了一下,随即绽开了更明媚的笑容:“好的!我今晚回去就录!谢谢老师!”他朝喻文州鞠了个躬。

见蓝河准备离开,喻文州出声喊住了他。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学音乐的前辈,他说他的酒吧请了一个很不错的驻唱,我想如果你今晚有时间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看一看?是很正规的酒吧,当然如果你已经有了安排……”喻文州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准备给自己相当欣赏的、有天赋、还非常努力的孩子开小灶。

“去!当然要去!”蓝河看着喻文州脸上带着稀松平常的柔和笑意,果断点头。

 

 

 

03.

黄少天缩在被子里,捏着手机看网络对面的恋人发来的最后两条消息,把自己方才打到一半的字都删掉,然后手指在键盘上啪嗒啪嗒,敲出去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 12:53:12

好的好的文州你去上课吧,我会好好吃饭的!等你下课了我再来敲你!

 

消息发出去之后,黄少天对着两人聊天的对话框出神地看了会儿,手指无意识地点点屏幕,把手机页面退回到桌面,又点回QQ,来来回回重复了几次,终于摁了锁屏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他把自己裹成个团子,滚过来滚过去。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在被子里拱了拱,突然掀开被子跳下床,也不嫌地板上凉,光着脚跑出几步,拿了靠在墙边的吉他就蹦回了床边。

他摸了摸自己心爱的吉他,抬起右脚搁在左腿上,摆了个相当随意的姿势。然而他踮起了左脚的脚跟,脚趾微微弯曲扣着地板,稍弯的脊背紧绷着——那分明又是个相当认真的姿态——他微阖了眼,仔细地在脑海里回忆着每一个音符。

那是他循环过无数次的旋律,他轻轻哼出声,指尖在琴弦上打转,音箱开始发出低鸣,低低地合着哼唱断续成曲。

吉他轻柔的低吟在昏暗的房间内流转,旋律时而中断,便听黄少天的哼唱蜿蜒而续,也有时手指拨错了个音,稍稍一个停顿就毫无顾忌地继续弹下去。他闭着眼,嘴角噙着沉醉的笑意,他哼得很轻,也弹得很轻,像是环抱着这曲子不愿被人听了去。

屋内的声音愈发低迷,随着最后一个尾音消散在空气里,黄少天终于睁开了眼,他带着莫能名状的情绪注视着自己的吉他,手划过吉他的凹处就像是在抚摸情人身体的曲线。

他突然笑了起来,带着甜蜜又掺杂着狡黠,笑得眼睛里也渗出了光华。他走到床边,用力拉开厚重的窗帘,让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地铺泄进来。光晕柔和了他浅棕色的发角,睫毛上也沾染了点点光芒,一双眼睛流光溢彩,整个人都亮亮的像在发光。

正当黄少天面朝阳光笑容洋溢在心底“天气真好文州真棒黄大爷真帅”刷屏刷得正欢,他的肚子响亮地发出了一声绵长的抗议,他终于想起自己牙还没刷脸也没洗胡茬没刮饭还没吃的状态。没意识到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等到意识到了,黄少天觉得他饿得手指都发软了。

他收拾完自己从浴室里小跑着出来,拉开厨房的一个柜门,手刚碰到一盒泡面,突然想起了方才自己最后发给文州的信息。

他听着肚子接二连三的叫声,咽了咽口水,终究还是关上柜门,有气无力地挪回房间,从凌乱的被窝里摸出了手机。

在等待外卖小哥的时间里,黄少天为了转移自己集中在空瘪的肚子上的注意力,划开手机准备打会儿游戏,而手指却在点上游戏图标的前一秒转了个方向,点开了本地的一段音频。

很快,从手机里传出的沉稳柔和的声音钻入黄少天的耳朵,开始轻柔地抚摸他的神经——那是喻文州某次网络教学的音频。

黄少天就这么静静地听着那个声音,他觉得自己谈个恋爱,比起对象的脸庞和身体却对声音熟悉千百倍实在有些奇怪,但他真的喜欢喻文州的声音,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秀色可餐秀色可餐,放在喻文州身上便是秀声可餐。黄少天觉得他都不饿了。 

他把进度条拉到最后,将手机贴近耳朵——他现在所有的教学音频都是喻文州发给他的,每段音频最后都有喻文州特意留给他的话,而那些各式各样的话语在最近半年的音频里,都变成了——

“少天,我喜欢你。”

他将这些美好的告白剪成一个单独的音频,每次凑近手机听,都会错觉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就贴在他的耳边,极尽温柔地对他呢喃出温情的告白。

然后他想起了上次发情期他用告白音频干过的事情。

黄少天觉得他快忍不住了。

忍不住想顺着网络爬到那头喻文州的床上,照着那双弯弯的唇就啃下去。

张佳乐还提醒过他,人家喻老师温温和和的一副清秀样,万一也是个omega怎么办。黄少天想张佳乐就是天天对着他家那位没见过什么世面才以为所有alpha都跟孙哲平长一样,再说了就算是omega又怎么样,是个beta也没事,喻文州要是不行他黄少天行啊,分分钟能把人推了。

黄少天在床上意淫得正步入关键部分,门铃叮叮地把他的思维拉了回来。嗷,他的中饭。

他拍了拍自己变得有些红润的脸冷静了一下,到大门口领了外卖回来,把菜都盛出来放在桌上之后,拿起手机咔嚓一张照片传给了喻文州。

他趴在桌上瞅着手机,笑得眼睛也眯了起来。 

 

 

 

 

 

TBC.

大家新年快乐啦(ღ′◡‵)

 

>>04~05.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75)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