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睑之光【永研】

........窝TM也不知道七夕打出来的文怎么变成了这样,虽然窝想说治愈的但显然这好像并不治愈...........(被打

风见的点题【浴室】,好像应该是,偏题了,再次的,土下座。

因为窝怎么也没办法合逻辑地想象出白金木和英能如何愉快地在浴室里闹腾,所以它变成了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小小小短篇,它很渣,很渣,真的不介意?那就请 ↓

 

 

 

 

 

【永近英良×金木研】

睑之光

     by 藍

 

 

 

 

 

即使闭起双眼,仍旧会有丝丝缕缕的光线透过眼睑。

 

金木抬起手,用手掌遮挡住灯光。他看见自己似乎许久未修的指甲被照射出深灰色,映入他眼底恍然混为一体。

嘀嗒的水声合着时钟富有节奏地在他耳边响起,他想也许是方才没有拧紧开关,水珠被挤压出管道,一滴又一滴,轻砸在水面上荡漾出一片波纹。

他不太清楚自己在浴缸里躺了多久,最开始放的热水几乎要将他的皮肤烧红,而现在已然冷却。

 

他忽然觉得有些发冷,动了动有些麻木的四肢,蜷缩起来,将自己抱成一团。

 

 

 

 

 

※ ※

他想他一定是做了个梦。

 

他感觉周身的水温渐渐暖了起来,暖得那么舒心,暖得那么惬意。

于是他睁开眼睛,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与身体,那是他早已抛弃了的柔弱。

他忽地听到门外永近的声音。

他笑了起来,了然地想着,这果然是个梦境。

 

 

 

他模模糊糊地好像听到永近在喊着:“Kaneki!喂!你在里面泡了多久了!!我还要洗呢,别霸占浴室啊喂!……别泡晕过去啊!”

他听到自己笑出了声:“你很急着洗澡吗?那要不进来?我不介意一起泡的。”

然后外边就没了声,金木猜想永近一定脸红了。

 

他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永近了,即便知道永近的声音也是自己的幻象,他只是想见见他。

想见见他。

天知道他有多想站起身,拉开那扇在梦境里唯一阻隔着他们的门。在这里他们没有隔着时间、距离、种族等等任何一切导致他从永近身边逃开的因素,他只要拉开那扇门,就能见到那个熟悉的笑颜。

但是他站不起来。他怕他一旦从这个梦境开始的地方离开,这个世界就会破碎,像碎玻璃一样割破他的身体和他千疮百孔的心。

所以他想让永近拉开那扇门,让永近自己进来。

这没什么,他知道要是他再在浴缸里躺上半个小时,或者不到半个小时,只要十五分钟,十分钟,他的永近就会因为担心他而走进来。

于是他又闭起眼。

他要做的,就是别让自己醒过来。

 

 

 

 

 

※ ※ ※

浴室的灯光径直打在眼睑上,这让金木有些烦躁地皱起眉。

他正在尝试能否在自己梦里睡着。

为了阻隔那些碍人的光线,他抬起手臂遮住双眼,然后浓重的黑暗笼罩了他。

他微微叹息着侧过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个人走在黑暗里。

那是连他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无法判明的黑暗,但是他却能够看得见自己,所以他想他可能是发着光的。这个想法逗乐了他,他扯了扯僵硬的嘴角。

他不断地向前走着,虽然有些害怕他会就这么一脚踏进深渊,但脑海里另一个声音催眠着他,跟他说掉下去也不要紧,掉下去或许就好了,掉下去一切都会好了。

在他前进的途中似乎有光线擦过他的眼角,但是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并且很快就忘了。那太过微弱,不能在这黑暗中照亮甚至一星半点。

 

他想要巨大的光芒像爆炸一般带着强烈的冲击在他眼前炸开。

 

然后,他感觉到一股暖意从身后传来。

他转过身。

烟花般绚烂的光辉照亮了他所有所有的黑暗。

 

 

 

他感觉到脸颊上有温热的触感,一度被他遮挡住的光线又再次透过眼睑,他颤动了几下眼皮,睁开眼。

他看见永近有些羞赧地看着他,柔和的笑意里带着无限温柔,而他快要溺死在那双咖啡色的双眼里。

他露出朦胧的笑容。

 

 

 

 

 

※ ※ ※ ※

金木在睡梦中不自觉地又将自己抱紧了些。

 

他无声地念出那个名字。

 

 

 

快来吻醒我啊。

 

我在等你呢。

我在等你呢。

 

 

 

 

 

Fin.

2014.8.2

(我是治愈小能手,真的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