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摇曳【静临Only】

最!后!一!篇!静!临!

我TM搬文搬了一个下午简直智硬_(:3J∠)_

 

http://music.baidu.com/song/1709396#cd9f0201ac839625fc7ecc3a3cbed5bc

BGM:radwimps - タユタ

 

 

 

 

 

【静临Only】

摇曳

     by 藍

 

 

 

 

 

我听他们说。

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三秒钟的时间。

 

 

 

 

 

**

“……好了…我的故事就到这里讲完了。”

感觉到两人相握的手上传来隐隐的收紧感,我猜想她大概是想要听我对这个故事的评价,刚想开口,却听她淡淡的声音:“该你了。”

“哎?”显然我的声音显得局促了,她安慰性地捏了捏我的手,含笑的声音响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咯。”

我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双手,想象着挡板对面的人的表情,渐渐朝着对方左手无名指上闪耀的钻石发怔。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为什么,瞬间浮现在脑海里的,是已经湮没在记忆里4年了的,那件事情呢。

 

 

 

 

 

**

其实我不怎么能把这个故事讲好。

我有点记不清了。

 

 

我叫伊濑优加,是个业余写手。

这是我全部的工作,我有我的丈夫可以养我,不过更多的原因是,我以前的老板预支给了我能用半辈子的钱。

我4年以前在箱根的一家小酒吧工作。

我4年以前的老板,叫折原临也。

 

 

 

「优啊,今天怎么客人这么少!」老板他经常趴在吧台上有气无力地哼哼,店里的员工不是只有我一个,他每次都找我说大概是因为我是第一个应聘的人吧。

「老板,现在是下午。」我应该是对老板的所谓看不到几个人类会得病的言论习以为常了。

然后到了晚上,他就一个人端着杯血腥玛丽坐在昏暗的小角落,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各色各样的人类,一双猩红的眼睛与面前的鸡尾酒相映成辉,在黑夜里也给人强烈的逼视感。

我会尽量在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注意一下角落里的老板,在他的鸡尾酒见底之前给他续杯,有时他也会拖住我跟我说,「你看那个女人,信不信她是为了报复老公外遇才来这里买醉?」类似这种毫无根据的话。

我问过他像这种几乎就是番茄汁没什么酒精的东西有什么好喝。

他眼眸里闪着不知名的光调笑「没什么酒精,所以不会醉呀。」

有时他也会往蛋黄酒里加些雪碧像小孩子喝饮料一样地灌,一开始蛋黄酒的比例很小,后来越倒越多,终于有一次我看到他灌了好几杯下去之后脸有点红。

 

其实我的老板大概不怎么能喝酒?

 

那次他跟我说了好多有的没的。

 

他说他就是像婴儿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就被人丢到了箱根,没有一点点住在这里的印象,他有点恼怒地说肯定是被人算计了的,因为等到他意识回归的时候已经有了这么家不大不小的酒吧了。

 

他说他一定是被哪个不讨人喜欢的人类夺走记忆了。

 

我摸着自己的长发,就这么听着他发牢骚。

 

然后他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呐~优酱~~你知道吗~~爱上一个人,只要三秒哦~~~」

眉毛抽动了一下,那语气里的眉飞色舞让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照旧趴在吧台上的人,怀疑他这下是不是真醉了。

「真讨厌呐~不要这么看着我啊~~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了你不要不相信哦~!怀疑我伟大的……」

 

然后就没了后音。

 

我看他自己也有些茫然的神情。是忘记了吧。

 

怀疑他伟大的……伟大的什么呢?

 

 

 

 

 

“爱上一个人只要三秒钟?是在说一见钟情么?”

“虽然听上去很像……但其实我想老板他说的不单单只是一见钟情……”

“哦?”

“比方说……你看着你一个熟识的人,从友情或是暧昧或是无感或是讨厌更甚者怨恨,到爱上他的那一刻,只有三秒钟。”

 

 

 

 

 

**

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人的破门而入可以说是毫无预兆的——至少在当时的我看来是这样。

那个男人来的时候很巧……不,也能说是不太巧,是周末的中午之前。嘛当然,酒吧周末是不会休息的,但老板很习惯在周末的早上赖床。

所以那男人急匆匆地冲进来的时候——那架势真像是来砸场子的——老板正揉着眼睛跟我讲话,脑门上一堆乱毛,身上还套着他黑色的睡衣。

也许是酒吧门被撞开的声音太响,也许是看到了我瞬间泄露诧异的眼神,老板有些迷蒙的眼神忽的有些清醒,似乎还夹带着一点凌厉,不过更多的是迷茫吧,大概是在想他这么低调的作风怎么还会有人来砸场子。

 

我想我那时候简直是冷静过分了。

 

我注意到那个金发男人从进门后就再也没有移动过脚步。

 

我注意到他眼神从来没有从我面前的那个还穿着睡衣的人身上离开过。

 

我还注意到,我的老板转过身去,对上那个男人的视线后,整个人都僵硬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整整三秒。

 

 

 

三秒后,老板的眼睛眨了眨,视线好像有一瞬间的游移,接着嘴角便勾起了一如既往的调笑的弧度,「呀……shi…」

老板的话还没讲完,那男人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我真以为他要把我老板锁进怀里昏天黑地地吻一通……可是他只是紧紧地把他揉进怀里,隐约看到了那个男人身形的颤抖,可是他依旧什么都没干,只是抱着他,抱了很久很久。

老板的脸被那个男人摁在怀里,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挣扎都没有。

就这么静静地任男人抱着。

 

然后似乎,抬起手回抱了他。

 

后来,那个金发男人在酒吧里做了一段时间的酒保,我一直没能知道他的名字,因为老板总是不顾男人的青筋一个劲地叫他小静。

我想老板是不是骗了我,说被人夺去了记忆,那为什么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会那样子的反应。

我也一直都不知道那两个人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是那么珍惜老板的话,为什么当初会放任他一个人到这里。

我也有过其实根本就是这个男人自己把老板丢过来的,然后现在想念了舍不得了心疼了觉得没有他不行了所以来找他了这样的猜测,当然是没有得到证实的。

再后来我就记不得了呢……我是为什么会不在那里工作了……为什么会得到老板预支了那么多的工资……那两个人后来又去了哪里……

 

 

 

 

 

“他就仅仅是拥抱了你的老板?”

“嗯,但是我从没有见过那种拥抱的方式,用那种近乎要把他嵌进自己身体的力度,用力到甚至有了颤抖,还有一种强烈的,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人无法忽视。”

“你真的不愧是一个业余写手,伊濑小姐。不过这个故事没有一个结尾真有点可惜。”

“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不能把这个故事讲好……”

“可是伊濑小姐,你明明说了有点记不清了,却还是记得你在你老板喝醉发牢骚的时候摸头发,金发男人闯进来的时候你老板穿着黑色睡衣,你在意的根本不是那记不清了的结果吧……所以现在,告诉我伊濑小姐,你在……哭什么?”

“哎?”我抽出一只手抚上自己凉凉的脸颊。

 

遮住两人的挡板渐渐变得透明,我看到对面女人淡笑的表情,还有那熟悉到让人惊惧的脸。一瞬间她手指上的钻石散发出的光芒迷了我的眼,那光华仿佛和我脖子上串着的钻石光华重合。

 

 

 

 

 

**

我有些难受地睁开眼,直接触及阳光的双眼十分不适,更不要说,它们现在还有些肿。

我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皱着眉不情愿地爬起来拉好窗帘,然后跌回床上继续睡。

 

从缝隙里洒进来的微弱的阳光,从我左手无名指上的钻石上,反射出五色光华。

 

 

 

 

 

**

即使已经是过去10年的事情,我仍旧记得那样清晰。

 

那个金发男人在看到我10年前的老板,穿着黑色的睡衣,乱蓬着脑袋,用那双显得有些呆滞愣怔的红眸转身看向他时,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不,他其实是没什么表情的,只是他的眼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狂喜、急躁、愧疚、如释重负……这些根本不足以表达他那一刻的眼神,可我读不懂太多。

 

而他的视线和我老板的视线胶着的那三秒钟,也让我明白了一些什么。

 

如果真的是这个男人把我老板一个人丢过来的……那或许也可能是为了保护他……之类的。

 

我只知道,在看到他冲过来狠狠抱住老板的时候,我哭了。

 

一如现在,泪如雨下。

 

我听到那个男人用尽所有的感情,哑着嗓子低低地,却像是在嘶吼一般的声音:

 

「……临也。」

 

那恍然是一只受伤的野兽,而怀里的人是他的全部。

 

他把这个名字念得撕心裂肺,唤得百转千回。

 

 

 

 

 

【现在,在回忆发光前,看着我。】

【颤抖不止的,是我的手。】

 

 

 

 

 

Fin.

2012.7.2

(其实这篇文和双面向是我最喜欢的.......可能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