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Tobacco | 烟瘾【静临Only】

 话说我真的在12年写了好多静临啊_(:3J∠)_ 一开头就停不下来的节奏吗【。

快要搬不动了o<---<

 

 

 

 

 

 

 

 

 

 

——It’s impossible for him to give up smoking.

 

 

 

【静临Only】

Tobacco|烟瘾

     by 藍

 

 

 

 

 

**

静雄回到家的时候,临也正惬意地躺在沙发上,十指在笔记本电脑上飞快地移动,美其名曰为“工作”。

即使是在如此炎热的夏季,静雄的酒保服依旧不变。于是在打开家门冷气扑面而来的瞬间,他不禁闭上眼长呼了一口气。

静雄边脱衣服边往客厅走,路过临也身边的时候刚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于是失去束缚的衬衫往两边散开,正好落在临也的视线范围里。

下意识地伸手抓住衬衫一角,用力一扯。

静雄停下脚步,会意地被临也拉过去。

 

弯腰。仰头。

亲吻顺势而就。

 

“小静身上的汗臭味真让人受不了,死都不肯换衣服的话那就去死吧!”

“每天都唠叨我看你是没事情做了死跳蚤。”

“是呀刚了结了一笔生意正闲得慌呢~☆小静找事情给我做呀?”临也一脸奸诈,“不过在那之前先去把你那一身臭汗洗干净!”说完还不忘甩一刀把静雄的领结钉墙上。

大概也知道一天忙活下来自己身上肯定不好闻,静雄也没有和临也多计较,嘟囔着“晚上你给老子等着”就往浴室奔去了。

 听到浴室门被关上的声音,临也咂咂嘴,拿起水杯灌了口水。

“更不能忍受的是你的烟味好吗……这么多年了烟瘾真是越来越大了……”

 

 

 

 

 

“喂,你还要在那里坐多久!”平和岛静雄终于忍无可忍,朝坐在地上抱着黑猫逗弄的折原临也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怎么说的好像小静一直等到我现在?”临也头也不抬,轻轻地揪住黑猫的耳朵捏啊捏,“已经放学了很久了哟。”

“我知道。”静雄当然听得出临也的话里没了以往那上扬的语调,也明白其中缘由,不由得烦躁起来。习惯性地抬手打算挠挠头,就听临也轻飘飘的一句话飞过来:“本来毛就那么乱了还挠,小静原来是想变身金毛狮王么我都不知道呢。”

“……要你管!”

“那我在这里坐多久也不用小静管哟。”

看着临也已然沉浸在和黑猫共建的粉红世界中,还有那只惬意地趴在临也腿上的黑猫,静雄眉毛间的“川”字越挤越大:“你不是号称爱人类的吗!什么时候也算上猫了?!”

“和小静也没有关系哟。”

 

咦,怎么没声音了?

不会是气到说不出话来了吧?

 

“……小静的围巾看起来很温暖呀,弟弟送的吗?”刚说完临也就差点失手捏了黑猫的尾巴。看起来很温暖?这是病句吧是病句吧!

“……”好不容易忍住了想要说“和你没关系哟”的冲动,静雄想要一巴掌拍死眼前的人然后再撞墙。

青筋一个接一个的爆起来,瞥到临也脸上和手上贴着的创可贴,静雄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像在水里讲话一样声音极低地憋出一句:“……地上凉。”

“噗……于是你想说的就是这个?”临也终于抬起头,红眸毫不避讳地盯着静雄。

明明是略含着笑意的眼,静雄却分明看到了其中的锐利,可是他没有任何移开视线的理由,也没有那个必要。“有什么好笑的?!关心一下……嗤,你爱坐着就坐着吧,我回家了再见!!”

看着静雄风风火火离开的背影,临也缓下了有一点弧度的嘴角。

 

维持着坐着的姿势,抱着黑猫回头。

不出意外看到某个鞋柜旁散了一地的烟头,临也都不想去数那个数量。

临也撇撇嘴又把头转回来,凑近黑猫,轻轻地和黑猫湿润的小鼻子撞了撞,然后抱起黑猫,随手捏捏,双眼有些无神地看着黑猫在手里扭动它软若无骨的小身体。

捏了半天,他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把手收紧了些。于是被抱痛了了的黑猫一改之前的乖顺,把被捏的不满瞬间化作利爪朝临也的脸上利索地招呼了过去。

 

“啊呜!!!”

 

临也捂着受伤的侧脸,看着已经跑远了的黑猫,抱膝坐了一会儿,沉默了半晌才幽幽说了句:“小静真没素质呢……烟头也乱丢。”

 

 

 

 

 

深夜。

 

因为白天的事情占据了草履虫几乎全部的大脑,静雄躺到床上后眼皮沉重得根本抬不起来,可是想到另一位当事人,他怎么样都睡不着了。

明明困得要死可是还是没办法入睡,静雄在床上滚得被单一片凌乱。

又一个烦躁的转身,他一眼瞅到窗外有个黑影。

习惯性地皱起眉,盯着那个黑影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那个黑影在干什么,明明被这家主人发现了存在却还是一动不动。

静雄闭上眼在心里默默腹诽:“居然想那个跳蚤想到出现幻觉,我真是有够蠢的……”

“小静,如果你在想这是幻觉的话我就戳死你。”隔了块玻璃而听起来有些模糊的声音钻进静雄的耳朵,一瞬间静雄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那么高一人站在床上像个柱子一样杵在那儿,静雄的视线从“盯”升级到了“瞪”。

 

为什么死跳蚤大半夜的要跑来我家还在阳台上站着?!

 

在勉勉强强看到临也脸上诡谲的笑容之后,静雄从床上蹦下来“刷”地打开窗户,揪住临也的领子把他扯进房间里。

没等临也反应过来,静雄就抄起一件大衣朝他身上盖了上去。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大冬天的晚上往我家跑还站在外面吹冷风,你脑子坏掉了吗?!……难道是来夜袭的?!!”

临也也不理他,手攒着比自己大了一倍的衣服,低着头继续笑。

见临也根本不理他,静雄也不再说话了。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站了很久很久,久到临也的嘴角终于因为僵硬而不得不放弃上扬。

 

“……呐小静。”临也终于抬起脸,静雄看到他那双也许从未真正染上过笑意的眼,此时被深夜蒙上薄薄的暗色,点点猩红的光华外露,邪气乍现。

冰冷的手抚上静雄侧脸,寒气瞬间刺透全身。静雄也不躲,只是静静地看着临也,等他开口。

“小静似乎从来都不怕和我对视呢……”临也的声音里似乎透着无奈。

 

 

“今天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么?”

 

 

 

 

 

**

静雄刚准备踏出浴室就听见临也的声音:“小静~~今天晚饭拜托你了哦☆”

“什么?!死跳蚤你真是越来越懒了,不想做饭了你打个电话定寿司不行吗?!”

“小静在说什么呀~~从来都是小静做饭的不是吗☆”

“你中饭吃的什么,又是咖啡?!祝你早日胃穿孔!”

“当然不是啦☆昨晚上不是有没有吃完的东西吗?我就热了热吃了~~看我多好不浪费粮食~!……小静你走过来干什么呀快去厨房做饭!”

静雄弯腰用嘴封住临也所有的废话,满心以为自己洗了个澡浑身清爽临也总该不会又别扭吧,却不想他直接把自己推开了,用力之大让静雄咋舌。

“喂!你……”

“汗臭味是没有了……满嘴的烟味已经生根了!!!什么都别说了你给我戒烟、戒烟!!!戒不掉就别给我回来到你弟弟家去当电灯泡!!!”

看着明晃晃对着自己的小刀,静雄抽搐了下嘴角:“临也你认真的么?”

“我什么时候在这事情上开过玩笑了!”

“你也没说过这事儿啊……”静雄拿过笔电放在茶几上,“好啦好啦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随手折了临也的小刀,握着他的双肩把他压倒在沙发上。

“要死了你放开我!那么大烟味的不要靠过来!!唔……嗯……小静你个变态!色鬼!大烟枪!呜呜……唔嗯……”

“把我喂饱了就给你去做饭。”

“我……”消音。

“你不用说话了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我的刀……

 

 

 

 

 

“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么?”

 

大概这是静雄看见过的,临也最认真的表情。

 

“……我不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依旧是沉默得令人窒息的对视。

但是静雄仍然没有移开视线,坦然地接受临也仿佛穿透一切的目光。

 

 

良久。

 

 

临也沉寂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静雄看到临也细碎的笑意从那双灵动的宝石红眸里,透过黑暗向外流露。

 

于是静雄的眼里再也看不见其它色彩。

 

 

 

临也带着柔和却又处处含着狡黠的笑容靠近静雄。

 

月光投影出两人错落的身高。

 

临也仰起头看着有些呆愣的静雄,看到自己的身影恍若冰封一般凝固在对方琥珀色的眼里。

 

勾起的唇角弧度加深。

 

静雄只觉临也低低的声音刺穿耳膜。

 

“小静……来试试接吻么?”

 

 

 

 

 

第二天的英语课。

 

临也百无聊赖地转着笔,眼神放空地看着前方,后座的静雄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人,背影也看得津津有味。老师只当他们看着放投影的大屏幕在很认真地听课。

突然临也的焦距被唤回,他睁大眼睛看着屏幕上老师给出的例句。

 

It’s impossible for him to giveup smoking.

 

想起昨晚那个青涩的吻。

从对方嘴里传来的苦涩的烟味难以忘怀。

 

并不是差得要死的初吻体验不是么?

 

看着这句句子,临也脑中浮现出了静雄嘴里叼着烟,额上爆着青筋,黄毛凌乱,领带从来不打,衣领大敞,一脸烦躁的邋遢形象。

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静雄看着前面的人低着头肩膀抖动,迷惑不已。

 

 

 

 

 

“呐小静,试着戒烟看看?”

“凭什么!”

“初吻就给我灌了满嘴的烟呢~~我以为小静会说你想我戒烟我就戒的呢~~~”

“……你在莫名地少女些什么。”

“哎嘿什么都没有哦~~”

“……不想我折了你的刀就给我把它乖乖收好。再……亲我一次?”

 

 

 

 

 

Fin.

2012.7.15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