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Antiviolence | 反暴力【静临Only】

值得纪念的第一篇静临文o(*////▽////*)q

啊,当年的我是多么的纯洁(闭嘴

 

 

 

 

 

 

 

 

 

 

——那是个被我用尽全力拥抱,都不会受伤的笨蛋。

 

 

 

【静临Only】

Antiviolence|反暴力

     by 藍

 

 

 

 

 

**

“早安,临也。”

 

迷迷糊糊中,临也感觉有只带着点湿意的凉凉的大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带着点被吵醒后的不满,临也微皱着眉使双眼眯开了一条缝,猩红外泄。

 临也趴在床上看着凑在自己眼前的一头灿金,还没怎么清醒过来就感觉那只大手从自己的头上转移到了脸上,连带着那凉凉的触感捧起自己的脸,一个浅尝即止的吻温柔地落在嘴边。

 “……啊……早……小静……”

 

其实临也最讨厌躺在床上神志十分清醒但是眼皮很重眼睛就是睁不开来的状态,而基本上每天早上被静雄吻醒之后他都迫不得已处于这种状态。比方说现在,他抱着枕头在床上挺尸,耳朵却无法阻止厨房传来的静雄忙活的声音。

 

“三昆蛋……老子要睡觉啊啊啊啊!!!”

 

撇撇嘴,终于下定决心掀开被子站起来,临也就只穿着睡衣光着脚跑到了客厅里,躺倒在沙发上扯过抱枕继续在床上的姿势。

 临也瘫着一张脸盯着厨房里在为自己做早餐的静雄,阳光穿墙而过投在静雄身上打出周身淡淡光圈,那头金发恍然融在了阳光里。

 

啊……好有男人味……

 

临也有点羞赧地轻轻嘀咕,又看了会儿静雄挺拔的背影,终于忍不住把脸埋到抱枕里,感觉耳朵有点发烫。

 

感觉小静很帅什么的,一定是我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一定是!!

 

所以等静雄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只跳蚤窝在沙发上滚来滚去的场景。

临也从抱枕上方露出了一双红眸。

“怎么,昨晚上放过你了欲求不满现在乖乖躺好给我当早饭?”静雄露出有些鬼畜的笑容,手撑在临也身侧,身体压了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着还抱着抱枕装嫩的临也。

“欲求不满你个头建议小静赶快把自己扔出地球扔到外太空然后一头撞死在火星上!!!!!”揪着抱枕拍上静雄的脸,“快点给我下去不然废了你。”

“你没第三只手拿小刀了哟,临也君——”一只手摁住临也的双手手腕,静雄继续朝临也的脸靠近。 

临也偏过头躲过静雄的唇,却被静雄一把捏住下巴。“乖乖给我啵一下我就放过你。”

“刚刚不是啵过了吗?!”

“嗯……早安吻不算。”

于是低头攫住那还准备作垂死挣扎的小嘴,把所有的话给堵了回去。像舔冰激凌一样反反复复舔了好几次,把临也舔得痒痒的——抗拒无能。

终于满意了的大魔王松开临也的手腕站起来,说着“快来吃饭”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小刀“噗”地被插到沙发里的声音。

 

“小静你喜欢舔人家嘴唇的习惯什么时候能给我改一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初春。

 

清风吹散漫天樱花,花瓣从少年们耳边拂过,忘了去理被风吹乱了的头发,樱色迷眼。

“看起来静雄和临也还要再打一会儿我们就先走吧门田~~”新罗扶了扶眼睛,拎着书包看着不知疲倦地绕操场跑的两个人,在心底感慨“体育老师乃欣慰吧”的同时脑袋里只想着会到家后和赛尔提两个人的幸福时光,催促着门田快点一起走。

“啊我们都走了要是临也被静雄打晕过去了谁来背他回家?”良心君还在担忧。

“静雄被临也戳得浑身是伤的可能性也不小的啦于是说我们快走吧!~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这个样子了不要这么担心啦~~”

“哎是吗……”良心君被拖走了。

 

“哎……大家都好冷淡哦怎么就抛下我走了呢??”从操场打到教室的临也看到新罗和门田相继走出校门,装模作样地叹气。

“要不是因为你这死跳蚤一放学就来找茬我早就到家了!!!”一个桌子飞过来。

“要是小静静不是那么容易被我挑起怒火的话我也早就到家了哦~~☆”轻松躲过凶器,游刃有余地扔出几把小刀。

“谁管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连续砸出好几个桌子,一点一点把在教室里乱跳的临也逼到窗前。

临也笑着看静雄一脸暴怒地逼近他,最后一拳砸碎自己身后的窗玻璃,没有一丝危机感。

静雄狠狠盯着依旧笑得一脸无所谓的浑淡,一手拉过一边的窗帘罩住两人,一手放到临也后脑上,眼里只有那从刚才起就不再多话的双唇——低头。

瞬间耳边只剩下了风吹过的声音,一切喧嚣沉寂于两人拥吻的一刻。风带着樱花瓣轻轻地掠过少年们身边,而他们在视野里镌刻上对方的身影之后,就再也看不到其它风景。

 

“……反正你今天是要跟我回家的。”

 

 

黑暗里,临也大胆地把腿搁在静雄腿上,睁着亮闪闪的眼睛,戳了戳静雄的胸口轻笑道:“小静~~你说要是被新罗和小田田知道我们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接吻会怎样呢~~~☆”

“你真有精神这种时候还有空想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老子快被你榨干了——我觉得要是被他们知道临也君在睡着的时候还在叫我的名字会更好来着——够了快给我睡觉!!!”恶狠狠地扯住在自己胸前乱戳的小手。

“啊咦??小静静突然话好多,果然是跟我在一起久了……啊呜!”脑袋被静雄的手狠狠压在他胸前,临也只能替自己的脑门哀嚎。

 

 

 

 

 

清晨的阳光一缕缕透过窗子照射进房间,静雄被暖洋洋的阳光闹醒了。低头看见躲在自己怀里丝毫没有被阳光惊扰到,仍在熟睡的临也,静雄莫名笑了笑,琥珀色的眸子里是溺死人的温柔。

他轻轻握着临也的尖下巴,头凑过去朝临也嘴上啵了一口。

嫌只是轻碰一下还不满足,静雄又绕着临也的唇形舔了又舔,直到临也刚睡醒后有些沙哑的慵懒声音响起:“小静舔够了吗?够了就快去给我把你的胡渣剃剃干净。”

闻言静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瞄了瞄临也光洁的下巴,疑惑:“刺到你了吗?”

“小静静就和老男人一样胡子长得这么快昨儿个也是没来几次就说要睡觉了其实是小静未老先衰体力不行了吧说不定马上就干不动了呢!!☆”

“你少说点工口东西会死吗?!!!!!天天听你说这种东西没把你摁在床上翻来覆去从早到晚地炒饭我真是太有自制力了。”瞥见临也睡衣领口露出来的脖颈,静雄难得没有发飙。

“小静都学会自恋了而且这两天小静话都特别多这世界一定不正常了话说小静快去做早饭我饿死了你是今天不准备去上学了是吗~~~☆”一脚把静雄踹下床,临也抱着枕头开始滚。

“你总该让我去把胡渣剃了吧。”说着静雄便自顾自地朝卫生间走去。

临也在听到卫生间的门被“嘭”的一声关上之后,默默地停下翻滚。又沉寂了半晌,临也忍不住蹭起了枕头。

 

“小静你就那么想亲我吗///”

 

 

 

 

 

**

静雄洗好碟子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把缩在沙发里百无聊赖换着电视机频道的临也拎起来放到自己怀里,手臂圈着临也的身体,下巴搁在他头上。

“阿勒小静今天不去工作吗~~☆”

“嗯……嘛,今天请假了。”

临也揿着遥控器的手一顿,嘴角忍不住勾起。“所以小静是来陪孤独一人在家的我的吗~~☆”

静雄环着临也的手臂又紧了一些,闭着眼睛看不出情绪,而那姿态恍若怀里的是自己将为其留有一世疼惜的珍物。

“呃……好紧……呃要呼吸不过来了……小静你想谋杀亲夫吗……咳咳……”临也扯着静雄的手臂,好容易让自己舒服了一点就觉察到今天男人的一点点反常,“……小静?”

闻着临也发间香香的味道,静雄依旧闭着眼睛,开口道:“临也,给我亲。”

“哈?什么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

“我一早上起来就剃过胡渣了。”

“……为毛又和胡渣扯到一起了这和胡渣有一毛线的关系吗戳死你哦……唔唔……嗯唔……”

 

 

 

 

 

**

于是临也在被静雄吻得天昏地暗的时候,想起了昨天晚上静雄关了灯爬上床拿走他玩得正开心的笔记本,手伸进他睡衣里在腰上捏了捏,然后一反常态地像抱等身抱枕一样把他揉在怀里,还把一条腿搁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就这样准备睡觉了。

“……小静你怎么了……”果然是未老先衰已经做不动了么……

“啊啊?”

“啊不……没什么……小静晚安☆”

 

静默了几秒。

 

然后静雄捧起临也的脸,一只手拨开临也额前的刘海,一个清清淡淡的吻落在临也眉心,不沾一丝情欲,疼惜满溢。

 

 

 

“嗯……临也,晚安。”

 

 

 

 

 

Fin.

2012.5.4

(唔这显然是12年的临也生贺嘛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