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Pamper | 宠【静临Only】

 继续我的搬运大业........

 

这个好像是12年的520贺,回过头看看我居然写过这么甜到腻牙的东西真是(躺

http://music.baidu.com/song/644399#310903b14a6b14466cf4fb4bd566c595

BGM:Radwimps - マニフェスト(是个很有趣的歌啦www

 

 

 

 

 

 

 

 

 

——你有试过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深情地拥抱一个人说了肉麻死人的甜言蜜语结果那个三昆蛋居然在你怀里睡着了的感觉吗?

 

 

 

【静临Only】

Pamper|宠

     by 藍

 

 

 

 

 

 

**

平和岛静雄小的时候,其实很想将来做个总理大臣。

 

当了总理大臣就能让一天有25个小时,24个小时做必须要做完的事情,还有1个小时就能和幽一起喝牛奶了。

这算不上什么梦想,只是觉得这样就真的太好了。

 

再大了一点,这个想法还是没有变。

 

当了总理大臣的话,就让每一个国民在自己最重要的人生日的时候放假,就能在那一天和父母还有幽好好地玩了。

 

然后再大了一点,被那个损友新罗告知:“临也这家伙吧,如果不好好跟他告白一次的话,是不会乖乖和你在一起的哟~~”

 极力无视那和死跳蚤一样的调调,静雄在第二天全校聚集在操场上早锻炼的时候,硬拖着死命想要挣脱的临也站上演讲台,那头金发耀眼到像太阳那样刺目,他涨红着脸,用他那即使不用话筒也洪亮得要震聋耳朵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对着面前明显呆掉了的折原临也说:

 “死跳蚤你给我听着!!!!!如果老子当上总理大臣,就找国民每一个人要一元钱,用一亿日元来把你娶回家!!!!!!!”

 

 

 

 

 

平和岛静雄已经1个月没有见到折原临也了。

 

在临也跟他说“小静我要到别的地方去谈场生意可能有一段时间不回来哟~☆”的时候静雄正脑门上挂着毛巾浑身带着热腾腾的湿气从浴室走出来,没觉得很意外于是静雄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继续往厨房走。

 然后临也抱着枕头把身子探到厨房门口,说:“小静不许跟过来哦~!”

 静雄喝牛奶的动作终于顿了顿,即使没有回头也能从那家伙与往常一样欠揍的语调里些微的不同。

 “哪里的哪位说要跟着你去了啊临也君哟——”

 

于是一大清早就在街上呈放空状态游荡的静雄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问清他去哪里谈生意了。

 

唉好像没什么工作的干劲了跟TOM桑说一声吧嗯。

 

静雄沿着街道慢慢走着,到处看看现在的城市里都在发生些什么,而事到如今也不会有来找茬的小混混,他也时不时会有角落里藏着那个一年四季毛边大衣的笨蛋的错觉,无奈的是那想要搬起什么东西砸过去的冲动依旧还在。

 太阳不被人察觉地移动着,静雄也不知不觉走过大半个城市。

他突然觉得没了跳蚤的生活很无趣。

 

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而是,从现在开始,没有折原临也的话,平和岛静雄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

 每天像这样像无业游民一样在街上晃?蹲在家里发霉?他还能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呢??

 

 

 

 

 

大概是正午了太阳开始张牙舞爪地一圈一圈散发它的热量,把静雄放空的神智拉了回来。

 一个上午就这么荒废了,突然觉得很烦躁很烦躁的静雄加快脚步随便推开了一家酒吧的门。

 门被推开时酒吧内影子攒动,大概是还没有到真正开业的时间,店内人并不多。而厚重的窗帘挡住了阳光,觉得瞬间清爽了许多的静雄放缓了些脚步。

 他径直走到偏僻的角落,看着那像是融入浓厚阴影的人因为自己的脚步声慢慢抬起头。

 

“呀~小静~~☆”

 静雄沉默着没有接话,眼神落在临也面前的酒杯上。

 良久,他拿起酒杯,在阴影中显得更加深邃的琥珀色双眸牢牢胶着住临也的视线。“哟临也君——一大早就来买醉啊?是被女人甩了吗?我可不希望以后和你接吻的时候满嘴的苦味。”

 临也闻言,嘴边的笑容不知怎的有些尴尬:“……小静真是越来越会说了啊……”

 “跟你学的。”对答流利。

 “所以……”静雄凑近临也,双眼紧紧盯着他,“快回答我,工作完了不回家一个人在这里喝酒的原因。”

 

这是临也第一次觉得和静雄对视是件让人窒息的事情,他移开视线,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而静雄就这么等着,等着这个跟他做了十几年的恋人的解释。

 

“……呐小静。”临也握着酒杯趴在桌上,慢慢晃动着酒杯,眼里映出杯中液体随着自己手的动作慢慢流动反射出的光华。“就这么执着于一个怪物的话……那个说着人类LOVE的我是不是已经坏掉了?”

 

“我是不是在小静身上投注太多不必要的感情了?”

 

“爱着全人类的折原临也怎么可以看着一个怪物的时间比看人类的时间多出那么多?”

 

“……”

 

“小静……”

 

 

 

“我腻了。”

 

 

 

 

 

**

如果我当上总理大臣

就算会被批评说是浪费钱也罢

我也要让电车开到你的家

然后终点就选在我家前

 

如果我当上总理大臣

那些折磨你的所有人

就赌上我的全部去折磨他们

最后把他们从这个国家驱逐出境

 

如果我当上总理大臣

就把关於我们的所有一切

变成这个世界的历史而刻划下来

一个也不漏的记载在教科书上吧

 

 

 

 

 

静雄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伸手握住临也的手,把他从位子上拉起来,丢下点钱就把临也拖出了酒吧。

 

突然接触到刺眼的阳光,临也眯着眼忍不住用手遮了遮。

 “小静你要干嘛?”静雄走路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让临也不得不小跑起来跟上。临也瞅着自己被静雄牢牢抓住的手腕,觉得肯定会有一片淤青。

 静雄一路无言地把临也拖到了西口公园。

 来来往往的人并不算少,大家看到池袋的犬猿之仲又以一副不怎么和谐的样子同时出现——虽然这种场景确实已经不怎么常见了——但都还是自觉为他们让出了一个空白圈。

 

腻了?

腻了的话,

重新再来一次不就好了?

 

 

在所有人紧紧盯着他们的情况下,静雄双手握着临也的肩膀。

 

【等……等等?这个场景是不是有点熟悉???!!!】

 

静雄认真地看着临也,深吸一口气——

 

【喂等等小静!!你要干什么??!!!!!】

 

“你个死跳蚤给我听好了!!!虽然老子不是总理大臣!!!但老子还是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意义的!!!!!就算老子不会成为那种人!!!!!——你还是我的!!!!!!!!!!!!!!”

 

 

 

似乎整个池袋都听到了。

似乎世界都寂静了。

 

 

一如十几年前——

涨红了脸发表最高告白的平和岛静雄,和受到告白愣着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折原临也。

 

 

 

 

 

**

直到被拥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临也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即使并非第一次经历还是一样。

 

他下巴抵在静雄肩上,双眼放大。

 

 

 

骗你的。

 

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

 

 

 

抓紧静雄背后的衣服。

 

说我腻了什么的,都是骗你的。

 

把脸埋进静雄的胸膛。

 

我只是不愿承认。

——自己到现在还是像十几年前一样那样那样的喜欢你。

 

 

 

 

 

临也的意识再次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趴在静雄的背上。

 

嗯?怎么回事?

为毛小静会背着我走???

 

“哟临也君你醒了啊?睡得舒服吗?”静雄的声音有很明显的不爽。

 “哎?0 0”

 

我居然睡着了吗?!!!!!!!!!

什么时候??????

 

“看你乖乖地在我怀里不动我还说了那么多不好意思的话结果你【哔——】居然给老子睡着了??!!!!那么多人面前我面子都被你丢光了!!!!!!!!!”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想到小静那蠢脸就觉得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哎话说小静居然说了什么不好意思的话了吗我现在醒了你再说一遍吧~~☆”

 “哼,那么肉麻的话我死都不要再说一遍了过期不候。”

 “哎?!怎么这样小静你要体谅一下一大早就去买醉的可怜人啊啊……”

 “滚。”

 “哎小静让我滚?那小静先把我放下来不要这么舍不得我不肯放…….呜!!小静你居然敢打我屁股!!!”

 

 

 

……

 

 

 

 

 

Fin.

2012.5.20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10)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