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州州
嗨,天天

御苏荣妈
 

双面向【临也Only】

开了lofter准备把以前写过的比较喜欢的文搬上来ww

我觉得我有写完一篇文标记时间的习惯真是太神奇了(躺

 

话说我记得这篇好像是给若凌的生贺..........

以及实在不知道怎么插音乐,丢了个链接上来不嫌弃的话请点开_(:3J∠)_

http://music.baidu.com/song/2010080385#316d1fc8f8b910269123f4f643bf624c

BGM: 心拍数#0822(nero)

 

 

 

 

【临也Only(静临向)】

双面相

     by 藍

 

 

 

 

 

**

第一次睁开眼睛,听到的是那个人清冷的声音:

“你是谁。”

 

 

 

 

 

我很安静地坐在地上,像个人偶一样。

 

临也先生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一边吵闹打扰他,我知道。

临也先生可以靠喝咖啡过好几天,虽然很不健康,可是说了也没用,我知道。

临也先生经常洗完澡后站在电子秤上看体重,简直像个花季少女一样,我也知道。

 

临也先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包括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些事,我也全部知道。

 

因为我存在于你的对立面,是你的另一面哦。

临也先生。

 

 

 

 

 

**

“对立面?那是什么?话说回来了我不就被车撞了一下么为什么会把你撞出来??”临也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淡淡微笑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暂时无法保持以往的淡定笑容。

 “……”

 眼前的人并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着自己,毫无波动的双眸深不见底。

 “……回答我。”

 临也握上眼前人的手,于是和自己相同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存在于相异的两面,本来没有交集的可能,现在这样靠着身体接触作为介质来交流已是极限。至于为什么我会出现……机缘巧合?还是我的思念把我带来了这里……?」声音带了淡淡的笑意。

 “思念??什么思念?”

 他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用那双红色的眼直直地看着临也,被他注视的眼睛有了一瞬间的针刺的痛感。

 

像是在照镜子一般,而镜子里的人,却并不是自己。

 

他跨坐在临也身上,一只手轻轻撑在临也绑着石膏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抚上临也的脸颊。轻皱的眉头勾起的唇角,临也突然有些恍惚。

 「我说过了哦,我背对于临也先生而存在。我爱着临也先生不爱的东西,厌恶着临也先生喜欢的东西。」

 「临也先生没有必要对我说谎,因为临也先生真实的一切我都知道。」

 「我讨厌金枪鱼寿司,喜欢情报贩子这份工作,厌恶人类,讨厌平和岛静雄,最爱的……」

 

原本一潭死水一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了疯狂的爱意。

 

「是你。」

 

 

 

 

 

**

好吧我是不得不承认,他了解我的一切喜好。

 

临也停下不断敲打键盘的手,透过电脑间的缝隙看向那一边瓷娃娃一般坐在地上的“他的对立面”。

 

没有在我工作的时候吵闹,也没有用监视一般的眼神看着我,可是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给人的存在感不是更强吗……

 

“喂。”

 那边的人应声转过头来。

 “……要出去走走吗?”

 看到他瞬间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临也开始怀疑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有多弱智。

 他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靠近靠在椅背上的临也,然后向临也伸出手。

 “怎么了,不想出去吗。”临也接住他骨感分明的手。

 「临也先生想要去哪里呢?池袋吗?」语气里有着强烈的不满。

 “……?!”

 「临也先生在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地名是吗?那再说得清楚一点?临也先生是想去找平和岛静雄吗?」

 临也皱着眉甩开他的手,眼神凌厉,就像是动物在领地被人侵入的时候一般浑身紧绷。

 他像是叹气一般地笑着,拉起临也握成拳的手。「平和岛静雄,我说过我讨厌这个人,不过临也先生要是想要去的话,我不介意陪着你。反正,除了临也先生,没有人看得见我。」

 

 

 

 

 

我是最了解你但不是唯一了解你的人。

你是我存在的理由,请不要感到孤单,请记得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

远远地看见了那个显眼的金发男人,比常人略高的身材让他习惯性地微低着头,并没有完全挺直背。

 临也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却旋即听到了他冷淡的声音「临也先生是在在意我吗?完全不用的哦,我就在这里。虽然我不愿看见临也先生受伤,可是如果临也先生可以接受,那我也无所谓哦。」

 这么说着便松开了临也的手,自顾自地开始看起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临也第一次被人了解得如此透彻,以至于让他完全失去了平时诡辩的能力,因为这个人,让他觉得说了也没有用。

 他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一直注视着自己,而自己却对此毫无所知,对他的了解一片空白。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被人了如指掌的感觉……好可怕。

 

 

好可怕。

好可怕。

 

 

“……死跳蚤?这么淡定地跑到池袋来找打吗?!啊?!!!”

 眼前被一大片黑影笼罩,临也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看他发尖染着的金色碎光,看他额上细小的汗珠,看他靛蓝色墨镜下那其实并未沾上多少怒意的琥珀色眼眸。

 

没有生气吗……?

是因为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狼狈?

 

临也伸手抓住静雄的袖口,瞬间一道令人无法忽视的凌厉的视线就扫了过来。

 

静雄感到临也揪着他袖口的手越发用力,甚至还传来了细微的颤抖,能看见他发白的关节,却无法从临也低垂的眼眸里捕捉任何信息。

 “临……也?”

 

果然这死跳蚤今天很奇怪。

发生了什么吗?

 

真不爽啊……他在困扰些什么?……

 

 

超火大。

 

 

“喂你……”

 “今天没空陪小静玩了哦~☆改天再说吧~~”在静雄开口的瞬间,临也就松开了手,可是那视线并没有淡去,针刺一般灼烧着临也。

 静雄看着那个蹦跳着远去的背影,背过身燃了根烟,轻夹在指缝里,烟雾缠绕上他并没有多少情绪的眼。

 

 

 

 

 

别人是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可是我成为你的对立面一定是宿命。

而你现在终于能够看到我,也是宿命。

无论怎样,我都在用我的生命感激——我能够存在于这里。

 

 

 

 

 

**

「临也先生是因为我才没有和平和岛静雄打架的吗?好开心!临也先生这么在意我!」

 「啊!那要是我一直都能具现化在临也先生身边的话,是不是你就可以一直不受伤了呢!」

 「好想永远呆在临也先生身边啊……」

 

“你是想让我讨厌你么?”轻轻甩开被他双手握着的手,临也躺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蹲在旁边的人。

 他开心的笑容慢慢消退,左手托腮,右手指尖搭上临也的手臂,歪着头。「说什么讨厌……反正……临也先生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吧。」

 “你又不是人类,我没有喜欢你的必要。”

 「哈哈,好理所当然的回答哦……可是也好残忍。不过没关系!我爱着临也先生的心情永远不会变的!」

 临也的眉越皱越紧:“……好恶心。”

 「真过分呢,明明我爱着临也先生的程度,和临也先生爱着人类的程度是一样的……啊,临也先……?」

 临也拍开他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椅背上的毛边大衣低着头就往玄关走。

 

 临也在盛怒的情况下忽然在想,如果可以用唇齿直接和我交流……他现在,会说些什么呢?

 自己在逼走别人的时候,一定会笑着用嘲讽的语气继续说吧。

 那所以……

他应该只是会与现在无异的,安静地看着我离开……吧?

 

而所有的想法都在临也低头打开门,看到屋外的地上那凌乱的烟头,还有它们旁边那双黑皮鞋的瞬间,就全部消匿了。

 

“小……小静。”几秒钟的愣怔过后,临也又习惯性地勾起嘴角,“真可疑呢,为什么小静会大晚上的出现在我家门口?”

 静雄把手上的烟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

 “就因为没什么事情做所以才来找你玩的啊临也——君。”

 “真是的——我什么时候有了陪小静玩的义务……啊喂!我没允许你进来啊这是私闯民……唔…小静!!”静雄“啧”了一声,走上前去伸手把临也的脑袋往臂弯里按,勾着人就往屋里走。

 临也就这么被静雄往屋里带,嘴上在抱怨的同时眼神一直落在地上那堆熄灭的烟头上。

 

 

 

 

 

**

“……所以说,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临也自从脑袋被静雄摁到臂弯里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灯光,他整个人趴在静雄身上,而静雄则相当惬意地躺在沙发上。

 “死跳蚤,你今天相当不对劲,肯定是因为睡少了,我才不要和一只睡眠不足的跳蚤干架,等你睡醒了再说。”

 “哈??小静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我睡眠不足了?!”

 “别废话了现在给我睡、觉!!!”摁着临也的头不肯松手。

 其实临也嘴上这么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挣扎。

 

明明和小静有了这样的接触,怎么感觉……好像没有什么刺人的视线袭来?为什么?

 

可是睡眠不足什么的……

可能也许真的是?

 

那个所谓的对立面只是我迷糊中看到的幻象……

 

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一定就好了。

 

临也很自动地忽略了这个“迷糊中看到的幻象”已经跟了他好几个月的事实,现在他只想抱着这个自动上门的大抱枕睡上一觉。

 神智渐渐模糊,临也揪住了静雄胸前的衣服。

 

换了只手摁临也的脑袋,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临也的背。

 静雄用着可以被叫做“保护”的姿势,看向电视机的方向,淡淡地开口:“最近一直困扰着死跳蚤的,是你吗。”

 被明明不该看得到自己的人准确地对上双眼,原本充斥着厌恶的眼里流露出震惊。 

“啊……不要误会了,我并不能看到你——临也这家伙总是说我的直觉令他发指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平白无故多出一只跳蚤的臭味什么的,我怎么可能会忽视?!”说到最后,语气里带了点愤怒。

 

「……啊…」

 

“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缠在临也身边,可是你已经成为他的困扰了。”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吗?」

 

“这家伙可是要死在我手上的,要是让他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困扰的话,我会忍不住揍你的。”

 

「临也先生……这就是你……」

 

“所以听明白了的话,就给、我、离、开、他。”

 

「这就是你……」

 

 

 

中意这种笨蛋的原因吗?

 

 

 

 

 

临也先生,你知道,为什么身为你对立面的我,最爱的人是你呢。

因为你把所有应该给自己的爱,都给了人类。

可是当那个人出现在你视线范围内的时候。

那些所有的想着人类的思绪,全部都只剩下了那个人。

 

 

 

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

你的眼里就没有其他人了。

 

 

 

 

 

**

临也醒来的时候,静雄的手依旧还是放在他头上,只不过因为主人已经睡死过去了所以手已经没有了多大力道。

 临也双手撑着下巴看着静雄,看他有些杂乱的头发,看他戴了一夜忘记摘下来的墨镜,看他无意识微张着的嘴。

 让临也莫名有一种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在把想法付诸实行之前,临也突然想起了什么,直起身子向周围看了又看,睁大的双眼昭示着他的惊讶。

 

不在……

真的不在了……

 

又低头看着仍在熟睡中的静雄,临也撅着嘴凑近他,小声地嘀咕:“凭什么你一出现,他就消失了?”

 盯着静雄的睡脸又看了半晌,临也终于决定爬起来去洗脸。

 而当临也的头刚抬起来,一只有力的大手就按住了他的脑袋,在临也根本来不及反应的瞬间,他的双唇就被静雄攫获了。

 “小静……是在干什么……?”

“……我只是睡迷糊了……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嗯……我也睡迷糊了……嗯嗯……唔……”

 

 

 

 

 

我的心跳到你的生命终止才会停止。

多少句喜欢也不会到我放弃的那一天。

这份爱会永远延续。

到你我的生命消失,我都会一直守护你。

 

我知道你不会爱自己。

没关系,我来替你爱你自己。

请记得我会存在于你的对立面,永远爱着你。

 

 

 

 

 

Fin. 

2012.8.19

 

 

 

有了小静你就不会孤单,就算小静不在,也有人一直一直爱着你。

请不要觉得孤单。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 AIKO|Powered by LOFTER